受制于帝(穿越)下——半月流觞

2015-03-30
关灯
护眼
字体:[ ]

第十一章:越来越多的谜团
艾紫去看了看还在睡觉的暖暖,吃了药脸色已经好了很多,身体也没再发烫了,紧了紧被角艾紫走出房间。
小茜还站在外面,低垂着头不敢去艾紫。
不早了,进去休息吧。
主子,我对不起,骗了你。
我若是怪你,现在你还能站在这儿?
多谢主子!小茜抬起头微笑点头。
回到自己的房间,屋里漆黑一片,但他知道房间里有一个人。
点上了油灯,艾紫又去斟了一杯茶,嗯,已经凉了。
怎么不回去睡觉?
我担心哥哥。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哥哥,我很担心你啊,之前我只是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就发现你跟暖暖还有小茜都不见了,我很害怕。
好了艾麒我们都没事,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
哥哥
还有什么事?
没有了
以往每当艾麒表现的惊恐害怕时艾紫总会去安抚他,拍着他的后背说:哥哥就在这儿,别怕。
如今,艾麒已经那么深切的体会到,艾紫对他再不如从前亲密,他们之间的疏离,让艾麒难以接受。
看着艾麒刚才坐过的椅子,艾紫闭上眼睛揉了揉发疼的眉心,想着初遇艾麒后的每一幕,每一件事。
,,艾麒,若有一天连我都觉得你陌生了,该怎么办?,,
阴沉的艾麒在房间外被皇甫霖拦了下来,走道里昏暗的视线让那一身红衣透出一股怪异的勾摄人心的即视感。
我早就说过,一个人如果只是一味的虚弱讨巧早晚是会被厌烦的,你只有变强才能有能力有资格得到你想要的。
我如果想要变强你会帮我?
我认为我们已经站在一起了。
好,我答应你。
嗯,乖孩子,做个好梦哦!
达到目的皇甫霖也不多留摇着那把折扇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正巧就在艾紫的对面。
艾麒看着皇甫霖的背影,眼底里依然是怨恨的目光。
皇甫霖的目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可是他想要回去,想要得到就不得不答应皇甫霖
艾紫躺在床上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翻来覆去脑袋里面全是无尘说的话和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那些似真如幻的听闻难辨真假。
可是单说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清楚。
如果,如果无尘说的这些的确是事实,那么就有了更多的疑问诞生。
三百年前大凤与星宇大战以后为什么玄子衿要建立一个苗谷?建立苗谷以后玄子衿又为什么要离开这个时空,太兴帝凤临天去哪儿了?玄子衿吃了彩莲不死不老,那他是不是把另一颗彩莲送给了凤临天?看来明天这个问题还要问问无尘。
还有这本在玄子衿身上的彩莲为什么现在又出现在了他的身上?而且玄子衿为何会与他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彩莲要带着他穿越回到这个时空?会什么他那么巧合得在苗谷遇到了凤皓轩?怎么这一切看起来像是偶然也像是必然?怎么竟是有这么多的谜团?
另外作为三百年前大战的另一个国家星宇,他们现在又在扮演着什么角色?为什么十三年前他们会对他的父亲、母亲苦苦追杀?他的父亲、母亲究竟是死是活?他们提到的天药又究竟是怎么回事,和时空之匙彩莲有什么联系?皇甫霖对自己的纠缠是不是也是因为那天药?
难道他们也知道玄氏家族,知道时空之匙?所以他们口中的天药正是时空之匙?那他们又是从何得知?据无尘所言三百年前凤临天与皇甫浩都倾心于玄子衿,在玄子衿与皇甫浩之间又发生了些什么?
在他们消失后的时间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如果苗谷真是玄子衿创建的,他本身就是男人那为何又会有苗谷里面不能有男人的规定?奶奶是苗谷的族长,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才那么害怕他与大凤和星宇的皇室有所牵连?可是最后却还是将他放出了苗谷又是因为什么?
这个无尘先生既然早就知道他的存在了,又怎么会到现在才出现?为什么?这些谜团后面到底藏着什么?
现在的他同样身带彩莲从异时空穿越而来,同样爱上了大凤的君主,同样的被星宇国的皇甫霖纠缠,这一切看起来怎么这么像是命运里的轮回?难道三百年前的一切真的会在他们的身上重演?

本篇《受制于帝(穿越)下——半月流觞》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1294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美人们,我是直男!(穿越)——薄奈 鬼月怪谈——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