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画+番外——玄子

2015-11-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真爱之路,从不曾是坦途(出自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
这句话挺起来更像是真理
当爱存在犹疑
当双方都不是同类
你是人,我是鬼。
你是我无法拥抱的恋人
第一章
从来到这个学校之后张远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就像被什么东西盯着一样.这种感觉让他芒刺在背.可是每次当他神经兮兮的回头之后,看见的也只是别人被他突然回头搞得诧异不已的眼神.
并且,这种感觉在最近变得越来越强烈.张远一度觉得自己精神分裂,可是当自己神神叨叨去医院检查过之后医生只说有点神经衰弱,可能是没有休息好的原因,然后帮张远开了点帮助睡眠的药物,张远欲哭无泪,没休息好是真的,因为要在那种被别人盯着的感觉里入眠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好吗?
张远很喜欢学校地下通道里挂着的一幅画.画里的地方张远知道,是学校体育馆旁的那个玉湖,学校情侣最喜欢去的约会圣地。
在画里碧波荡漾的玉湖旁坐着一个少年神情安然宁静喧嚣尘世也在他脸上留不下任何的痕迹,他的手里拿着画板,作画的姿态几近虔诚,体育馆的阴影将他笼罩,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模糊,与阴影之外透明的世界的对比强烈的让张远感到心悸。
张远每次经过这幅画都会停下来细细的看上半晌,虽然张远并不是美术生,但是张远骨子里浪漫的天性让张远认为这幅画应该有一个很文艺的名字,比如心灵的微光、静止的痴念之类,可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却让张远了解到这幅画的名字叫入画。
作这幅画的人是一个大张远五届的学长,叫白墨,据说,这个学长在画完这幅画之后就退学了,之后再也没人见过他。
这幅画也曾经被热爱艺术的校长送去参赛,本来反响很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关头却被刷了下来,于是校长又把这幅画带了回来,最后挂到了这里。
张远见过那个校长,是个戴着墨镜白发斑驳的老人,饱经沧桑的脸上是岁月一天天沉淀下来的智慧和安宁。
校长常常站在这幅画前,每次都要站很久,偶尔还能看到他在低声的说着些什么,神情悲怆,但是却被那个大大的墨镜很好的掩藏,张远总觉得他在后悔,可是后悔什么他却不知道。
这天,被专业课折磨的快发疯的张远又一次的来到了这幅画前,画里的少年表情仍旧沉静。
他想,画里的少年肯定就是白墨本人,那种与世无争的超脱,这一定就是白墨本人。
带着这种膜拜的心情,张远再一次细细凝视着这幅画,以及画里的少年,蓦地,张远仿佛看到画里的少年轻轻的勾起了嘴角,他呆了一下,手下意识的就向画伸去,然后在摸到的一瞬间触电般的缩回了手。
张远搓着脖子自嘲的笑笑,这是在干什么,魔怔了似的。
你很喜欢这幅画?
旁边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张远吓了一跳,转头却看到一个笑得温和的少年,不知怎的,张远脑中突然出现了四个字少年如玉。
嗯,很喜欢。
张远点头答道。
为什么?少年依旧笑笑的。
不知道。
张远老实回答。
确实不知道,这幅画除了给自己的感觉之外真的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光线与阴影的处理也很生硬,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风格。
少年笑得更开心了,这时张远才发现,原来在少年脸上还有一个那么美丽的酒窝。
怎么了吗?张远问道,他不知道自己讲了什么有趣的事可以逗乐这个少年。
没什么,你很有趣。
少年眼睛亮亮的。
张远总觉得这个少年周身好像闪着像月亮一样柔和的光芒,干净的不像凡人。
张远!你在那干嘛?去吃饭吗?
身后突然响起了林灿的大嗓门,回过头就看到林灿和许正站在地下通道口招呼着自己,回答他们说自己要去,就回头跟少年道别。
少年眼睛弯弯的跟自己挥手,于是张远也冲少年挥了挥手随即转身向等着自己的两人跑去。
突然,张远像想到什么似的停住了脚步转而向少年跑去,然后停在少年面前,少年惊讶的看着张远没有说话,张远尴尬的笑了笑,挠挠头发说我叫张远,那个,可不可以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本篇《入画+番外——玄子》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373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 站长推荐作品:
  •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article order by rand() desc limit 22
神的花园(三)——奥村村 生逢时——墨廿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