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情错(第一部 上)(生子)——西雨

2012-11-08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属性分类:古代/宫廷江湖/生子/虐心
关键字:关键字:宋玄禛 匡顗 帝受将攻
坐上龙椅为帝王,虚情现,冷无情。
褪下龙袍为凡夫,真情在,柔情存。
年轻君王坐拥江山,独力支撑天下家族,佳人入怀,却冷意依然。
毅勇将军手握虎符,睿智统领尧国大军,知君无意,却恨意难平。
究竟爱为何物,恨为何物?
因爱生恨,因恨生爱,转转相因何时可了?
家仇国恨,恩怨情仇,说不清,理不完。
国君与将军邂逅之时情恨始之。
前说
天色阴晦,雨声淅沥。
朱阁青楼,黯然死寂。
她与数名侍女在道上施施而行,淡妆朱唇,素衣简髻,宛如侍女图活现于世。
狂风骤来,她迅即回身护着侍女手上的糕点,不理雨水打湿自己的衣裳,只怕盘上的糕点沾上尘沙细雨。
天见犹怜,风止雨息,云仍昙昙。
谦德殿透出微微烛光,侍者在殿外垂首听命。
她顿足门前,接过侍女手上的盘子。
侍女退到一旁,她向殿外的公公浅笑点头,公公得悉,扬声通传,然后欠身替她推门殿门。
她跨过门槛,瞥见他在烛前凝神细读,烛影摇红,残影落在高挂「廉顽立懦」的牌匾上。
她稍上前几步,俯首低身,谦卑道:「臣妾参见太子。

「嗯,无须多礼。
」稚容童声的宋玄禛专注于书册之中,没有抬头回应,只是习惯地拍拍身旁的椅子示意。
俞暄儿莞尔而笑,缓缓走到他的身旁,坐上他旁边的椅子,柔声说:「臣妾命人做了些清甜的糕点,请殿下先稍作歇息。

她放下糕点,轻拍他的手。
宋玄禛舒了口气,放下厚重艰深的书册,抚上被他大上少许的手,笑说:「有劳暄儿。

在烛光下看见稚龄的他略显疲态,颦眉淡笑,俞暄儿不禁心生哀怜。
她细心替宋玄禛收拾案头的书册才把糕点放到他的面前,并双手把银筷递上。
宋玄禛接过银筷,顿感筷子沉重难使,此时他才想起自己尚未进膳。
他整日埋首读书,供太子学习的谦德殿几乎成为他的寝殿。
他夜夜苦读,纵然太傅要求的课业不多,也把书籍一一读遍,背诵如流。
在大臣眼中,他是称职勤奋的太子,众人为他由衷忠于己任而叹。
当今圣上与皇后亦幸得此儿,他从来不违二人之意,一切由他们作主。
身为皇后的独子,自觉要比其他皇嗣努力巩固自己的地位,因而早早应双亲的意思迎娶长胜名将之女。
他轻咬一口云片糕,细嚼下咽,盯着盘中精简的糕点,不由牵出一记苦笑。
「如果我只是一个平民,那有多好」
「太子岂能说这种话!」一把严厉嘹亮的声音响起,宋玄禛和俞暄儿齐转首望去。
男子步履稳健,金带红袍,殿外的侍者惶惶低头,唯恐开罪这个男子。
宋玄禛暗叹一声,放下银筷,立身正目道:「皇叔。

宋曷走到书案前,瞄了案上的糕点和俞暄儿一眼,冷嗤挑眉,说:「太子可知道谦德殿是学习之地?吃喝女色,应回寝殿。

他拿起银筷夹起一片云片糕,左右细看,续说:「哼,残民粗食!人人觊觎太子之位,但殿下竟想当平民?如今殿下能当太子,就该好好学习,不然,不单太子当不成,小心连命也丢了!」
一片精致的云片糕被宋曷摔到地上,宋玄禛淡淡露出黯然梦碎的表情。
俞暄儿挡在宋玄禛身前,不失仪态,含笑说:「太子只是戏谑而已,请皇叔不要见怪。

「大胆!本王跟太子说话,岂容你插嘴!?」
宋玄禛轻推俞暄儿,把她收在身后,暗暗在身后握紧她的手,面无表情,正色道:「皇叔所言甚是,本太子定当好好学习成为一代明君,好让欲谋篡位之人死心。

宋玄禛稍稍扬起声调道出「欲谋篡位」四字,眼神坚定,直直望着宋曷的双眼不移分毫。
宋曷下眼看比他矮了一大截的侄儿,宋玄禛气焰韬韬,不见稚年之息,历尽宫廷斗争、生死沙场的他,也被对方的气魄为之所镇。

本篇《君情错(第一部 上)(生子)——西雨》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4112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心的涟漪 上——九十九楼 别动,那是我爸!(第一部 上)——战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