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路——江夫子

2012-10-05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人世间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因为有你让我在生活中一次次的绝望后又再次鲜活起来。
能遇上自己倾心相许的人,我一直都心存感激。
因为不必等来白骨俱黄土的懊悔。
如果没有你,我不会比现在更完整;如果没有你,我的感情世界又多添了一抹苍凉。
生有欢,死才无憾。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主角:江丹羽,卓远悍
配角:郭磊,向博文,陈哲
第1章
我姓江,名丹羽。
奶奶是一个相当迷信的人,所以在我出生的时候就请了一个颇有文化水平的八字先生来给看命取字。
丹羽即取一片丹心之赤诚和羽化登仙之超然的意思。
本来我觉得这个名字比较女性化,在懂事之后开始排斥一度希望去公安局把名字给改过来。
不过比起我那几个堂哥堂姐按字辈取的名字来说已经足够诗意。
他姓卓,名远悍。
说是长辈们希望他成为一个远见卓识且意志强悍的人。
最近常常会盯着自己的手掌看,看是不是在指间真的会有肉眼看不见的月老的红线缠绕。
否则中国十几亿的人口,为什么我就偏偏遇上了他。
萌动过,折磨过,纠缠过,到死都不想放手。
又在写什么?身后传来声音,紧接着就有人贴上我的后背。
远悍一只手环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移动着鼠标看我写的东西。
来路?这是什么?
我把刚开了头的文章点了保存,就着盘腿在椅子上的姿势转过身抱着他的腰: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想把它写下来而已。
远悍的大掌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后脑,力道轻柔舒服得令人想睡觉。
你又伤心了,因为我的父母。
这不是一个问句。
我摇摇头后又固执地将头埋在他的腹部,鼻子里全是属于远悍的味道,像午后晒过的棉絮残留住的阳光的味道。
两年前,远悍把我带到他父母面前当着双亲的面出柜了。
我还记得当时他父母那惊天劈地的表情和看我时那不知如何形容的眼神。
我被客气地留在了客厅,远悍则随父母进了卧房。
不一会儿我便听见嘭的一声爆响,心顿时被痛搅住。
担心远悍出什么事,但又不敢冲进去,只能如坐针毡地等待。
感觉像是过了一年,远悍出来了,依稀能从门缝里看见他父亲佝偻的背影和他母亲趴在床上痛哭的模样。
血珠顺着远悍的眉骨簌簌往下滚,他抬起我的脸只说了一句说好了不丢下你。
他的笑容早已被鲜血覆盖失了平时的俊朗,看起来极度诡异。
可我却忍不住搂住他痛哭失声。
远悍的伤很严重,缝了十三针。
此后的那一年他再也没回过家,他和父母陷入了长期冷战。
远悍的父亲是一个出色的生意人,母亲则是一个大学教授。
他父亲有自己的公司,生意做得很大。
所以对远悍抱有很高的期望,一直希望他将来能继承自己的公司。
但是因为我的出现,他们昔日的骄傲变成了耻辱,期望变成了绝望。
一年后,他母亲开始主动和他联系。
慢慢的,也会通电话。
直到现在三五不时地也会回去看一次。
自那之后今天是我第一次再次和他踏入他们家,心中忐忑不安。
不过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他父亲从头到尾只把我当隐形人。
只会在远悍给我夹菜的时候凉凉地看上我一眼。
看得出来他母亲倒是很开心,只是对我虽然不会像他父亲那样无视但也只是不咸不淡的。
我不知道他们这样的态度算不算是一种被迫的默认或者只是暂时的妥协,只要想着至少我没毁了远悍的亲情,所以无论他们怎么对我我都认了。
对不起。
远悍吻着我的耳朵。
你不必向我道歉。
说起来,一切都是因为我。
如果当初不是我
远悍用嘴堵住我,辗转半天才放开。
拍拍我的肩把我扛起来往床上去。
早过去那么久了,难为你还记得清楚。
况且既成的事实说再多也没用。
躺进被窝,脑袋自然地搁在远悍的胳膊上。
我摸着他越发成熟坚硬的脸问:后悔吗?

本篇《来路——江夫子》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41773.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都市异变——醉承欢 属下知罪(生子)中——枯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