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怨分明——方舞

2015-10-11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总之是一个一心想离开的人和一个一心想吃回头草的人各显手段的故事。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七年之痒
主角:顾良辰,李素
第1章
英俊的少年坐在沙发上,一脸倨傲地看着他,用命令的语气说:我要搞乐队,你给钱。
他一向看不上自己,连名字都不屑叫。
李素却没什么表示,推推眼镜,一连在几份文件上签了字,还不慌不忙地打了个电话,吩咐秘书定机票。
有条不紊地忙完了手里所有的正事,才抬起头看那少年:你来找我,你舅舅知道吗?
少年挑挑眉,吃准了他会这么问:我舅舅说,你同意就行。
言下之意就是知道。
李素知道顾良辰虽然看重外甥,但是素来不爱管这些子孙闲事儿,所以干脆都推给自己,却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立场替他来管。
李素觉得头疼,摘了眼镜,修长的手指揉揉眉心,硬着头皮说:顾存松,你明年就十八岁了,做事能不能不这么任性,你舅舅只有你一个外甥,顾家早晚是你的,你何必非要跟他拧着来?
顾存松一脸傲慢: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李素一怔。
顾存松是顾良辰亲姐姐的私生子,不知道父亲究竟是谁,他姐姐更是生了这个孩子后就去世了。
顾家做矿产与房地产起家,经营几代,家大业大,富可敌国,顾良辰父母几年遭遇车祸,也去世了。
顾良辰不喜欢女人,这一点几乎人尽皆知,因此他这的唯一的外甥,以后就是顾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而自己是什么人呢?
李素自嘲地想。
顾氏员工?顾良辰的男宠?顾良辰众多情人中的一个?
无论哪个身份,他确实都上不得台面。
可是,每每遇上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顾存松都会来找他。
大约只是因为自己好说话又受得了顾良辰那暴躁的脾气。
顾存松说的没错,他确实没有资格,整个顾氏都是他家的,自己一个外人,哪来的资格和勇气指手画脚?
于是李素不再言语,按了电话叫秘书进来:琳达,带顾少爷去财务部划款,他要多少给多少。
秘书有点迟疑:李总,这不合规矩。
李素扫她一眼:快去。
琳达唯唯诺诺地点头,对顾存松摆出一个请的姿势,顾存松悠哉悠哉地起身,出门前还给了李素一个挑衅的表情:早知道这样,多废话做什么。
说完才慢悠悠地带着得意走了。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顾良辰骂人的电话就来了,翻来覆去也不过在说李素不该给顾存松钱。
李素拿着电话,一点表情都没有,等他骂完了才说:顾总,顾少爷的事儿我没有资格管,请您下回自己决断,不要让我们底下人难做。
顾良辰听他说了这两句就又怒了,吼声震得他拿手机的手都发麻:你叫我什么?
李素面无表情,他隐隐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一阵阵娇笑的声音,有男有女好不热闹,想都知道是什么地方。
顾良辰急了,怒吼的声音不减:李素你说话!哑巴了?嗯?
李素不动声色:你在哪儿?
顾良辰一怔,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李素抢先说:我明天早晨的机票出差,顾总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挂了。
然后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随后按了关机。
顾良辰打不通李素的手机,打他家里电话也没人接,伺候他的小男孩儿都能看出他心神不宁,攀着他的肩膀陪笑:顾总,出来玩儿,就不要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影响心情。
没成想这句话犯了忌讳。
顾良辰眼神如刀,瞪他一眼,吓得小男孩花容失色。
倒是在座的许志安看见了,打眼一看就知道因为什么,顾良辰跟李素的事情,他是少数知道的几个。
许志安左拥右抱,晃着酒杯指着顾良辰对那小男孩笑,语重心长的语气跟那副浪荡公子哥儿的形容一点都不搭调:你们顾总这是有心事,傻孩子,还不赶紧给他舒舒心。
一群人哄笑。
那小孩眼珠滴溜一转,重新换了一张笑脸,温温顺顺地蹭进顾良辰怀里搂他脖子:顾总,别生气,我自饮三杯给您赔罪了。
说完就真的硬喝了三满杯,喝的整张脸都是绯红的丽色。

本篇《恩怨分明——方舞》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5061.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岬 梦回 上——第五U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