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君昭华 下+番外————花沁雪

2010-08-09
关灯
护眼
字体:[ ]


第三十二章 朝堂之乱
三更之后,秦渊被明彦从睡梦中叫了起来。
子涵,你不是说要将计就计么,现在还是快回你自己家里去吧,你不能和我一起去上朝。

秦渊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然后支起手肘愣愣的看着明彦,也不说话。
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就是想看你。
看着你就觉得满足。
明彦似笑非笑的坐起身去没理他,秦渊也跟着起身一把拥住了他,贴在他耳边道:我知道你现在没心思想儿女私情的事,你放心,这次飞鸾阁背后那个人我一定会替你找出来。
你有眉目了?
嗯,云夜海不小心漏了点口风出来,我知道该沿着什么方向查了。
需要我派人手给你么?
都说我们要将计就计了,哪能让你派人给我啊,不过要是能给我个令牌倒是不错。
什么令牌?
就是关键时刻能行使能将一品大员收押也能调动些人马用用的那种。
明彦微微一挑眉,道:哪里有那种令牌?你就是拿了玉玺人家也不会拿你当皇帝啊!
有的。
秦渊很肯定的道。
那你说。
你的令牌给我就行了。
我的?
你相信我么?
几乎没有犹豫,明彦重重的点下了头。
秦渊于是拉过他狠狠亲了一口,然后下床穿起了衣服。
这时王府里负责伺候更衣的丫鬟也端好洗漱用水走进屋来,秦渊接过东西就将人打发走了,然后自己从衣架上取下明彦的朝服,示意要亲自替他穿。
明彦笑了笑,伸开手来任他伺候着。
秦渊于是乐颠颠的替自己的美人套上外衣,小心拉出了罩在外衣内的长发,扣上腰带时仍不忘吃把豆腐,在对方的腰间揉了揉。
腰还酸么?
还能走路。
明彦不冷不热的答道。
秦渊咧嘴一笑,那下次就做到你走不了路,我抱着你去上朝。
下流!明彦笑着骂了一声转身走到衣橱,从里面取出一个紫檀木制的小木匣打开来,拿出一块鎏金的令牌递给秦渊,我的令牌就在这里了,见令牌如见我本人,不过你若是想收押什么一品大员我估计没哪个一品大员肯就范。
秦渊接过那块沉甸甸的令牌细细看了看,正面是两条栩栩如生的立雕金龙环绕着一个令字,背面则刻着一个彦字。
看到这个彦字,秦渊觉得心里一阵暖暖的感觉,笑道:这个感觉像是你送我的定情信物。
明彦闻言忽然伸过手去,握住对方拿着令牌的手,认真的道:等我不再是摄政王的那天,这个就是我送你的定情信物。
秦渊只觉得鼻子一涩,倏地将那人搂入了怀中,我真后悔,为什么现在才知道要珍惜你!我当初那么伤你,你却还这般待我!
明彦轻轻叹息一声,回拥住对方柔声道:事实证明我的坚持是对的,不是么?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秦渊缓缓放开对方,点了点头,发现自己就像个孩子般总是有那么多不安,总是需要对方来哄。
他真恨不得对方的时间能停上十年,好让自己能尽快赶上他。
那我先走了!
嗯!
像是新婚就要别离的眷侣一般,两人又是依依不舍的深深一吻,秦渊转身出门从王府的小偏门偷偷离开了,明彦随后也从正门乘上自己的马车朝皇宫驶去。
◇◇◇◇◇◇◇◇◇◇◇◇◇◇◇◇◇◇◇◇◇◇◇◇◇◇◇◇◇◇◇
朝堂之上,明彦果然没再看秦渊一眼,秦渊虽然知道对方是故意的,心里还是有些小难过,对方不看自己,他便觉得那高高在上的人从来不曾属于自己一般,一切都只如同一场梦。
云麾将军觐见
殿外忽然响起了通传太监尖细的声音。
众人皆是一愣,云麾将军正是何太师的儿子何冠楼,他此时应该正和太师一起还在大夜国才是。
明彦猜到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说了声传,几重通传过后,果然就见何冠楼狼狈不堪的窜上殿来。
何将军,为何只有你一人回来了,太师呢?明颢问。
回皇上,太师被大夜国扣住了!
什么?
满朝文武顿时一片沸腾。
大夜国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他们想做什么?
明颢一时忘记了君王该有的处变不惊,竟激动得从龙椅上跳了起来,自大武开国以来还从未发生过臣子被扣押在诸侯国这类事情。

本篇《怜君昭华 下+番外————花沁雪》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54229.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冷笑悠然 第一卷(穿越+父子)————易碎琉璃 精灵之爱恋 第二卷(穿越)————笙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