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王座 下——明仔

2015-08-07
关灯
护眼
字体:[ ]

第48章
也许是体质出现了变化,陶一冉没能清醒多久,就又陷入了昏睡状态中。
看着在床上连呼吸都变得微弱的青年,靠坐在床头的人鱼轻轻地将额头贴在他的额头上,缓慢而温和地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压,一点点地试探着对方睡眠中的精神波。
平静的精神波显示青年并没有做恶梦,甚至没有感觉到身上的疼痛,似乎睡眠成了他自我治愈的途径。
嵘玄松了口气,精神压慢慢收回来,在沉睡的脸上掐了下,这才起身离开。
走出房门的那一瞬,挂在唇角的笑意荡然无存,没有一点瑕疵的脸蛋像是突然被霜雪覆盖了一般,眼中的寒意逼人。
借助着荡绳来到倒数第二艘商船上,向那个脖子上挂着自己铭牌的人类青年询问了情况,对方正要问陶一冉的情况,嵘玄冷冷地扔了句不要去吵醒他,就自己进了舱底的水牢。
牢里只关着一个人。
前一天还风光无比的进化人如今沦落为阶下囚,状态也憔悴了许多。
也许折磨他的不仅是水牢的环境,还有刚刚才拎着一堆实验工具出去的人类青年。
已经不大说得出话的曾尧连眼皮都不抬了,嵘玄站在他面前,淡漠地看着他似乎没有一丝损伤的身体,冷笑道:今天说不完,我们可以明天继续,我正好想要研究进化人的身体构造,有你这样成功的实验体,我当然不会浪费。
曾尧哼了哼。
他到底是在拳台上称霸过的男人,在意志力上自然有着过人的能耐。
嵘玄没有动手,已经炉火纯青的精神压宛如针刺一般迅速入侵他的神经,比抽取骨髓还要令人难以忍受的疼痛让曾尧终于忍不住惨叫。
人鱼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被折磨得痛哭流涕的男人,心里想的却是陶一冉倒在自己怀中的画面,精神压越来越强,眼看曾尧就要翻白眼,终于在关键的时刻,牢门被推开,一个男性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折磨。
你这是要杀人还是要套话?略显沙哑的语调,显示来者的年龄必然超过四十。
嵘玄回头,毫不意外地看到杜伦特直到一年前还是自己师父的前人鱼王。
这个进化人算是人类近几年少有的优质品,你可别浪费了。
杜伦特半倚着牢门,并不打算进来。
虽然说是徒弟,可只有纯种人鱼能控制的精神压即使是他也不敢轻易尝试。
天知道这个少年是如何从懵懂无知到精准操控,那期间所经历的疼痛和压力绝对不是普通人鱼可以想象的。
杜伦特看着他略显冷冽的侧脸,突然有些玩味。
宁可牺牲自己好不容易埋进米勒家的线人,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抢到那个普通人类,救回来后的表情可不是像现在这样啊
这种废物,用完就丢了,别占地方。
最后看了眼瘫软的曾尧,嵘玄嫌弃地离开了水牢。
他好不容易抓回那个人,还没研究够呢。
陶一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觉得这一觉睡得比之前都要舒服。
酸疼的四肢因为足够的休息终于得到缓和,精神也比之前好了许多。
然而当他发现自己处在被人搂抱着的状态时,一觉好眠的心情瞬间变得恶劣,青年一脚伸出,就要将搂着自己的混蛋给踹下床,却不想对方比他更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就着搂抱的姿势,将脑袋埋进他的肩窝。
我还想睡迷迷糊糊地声音,带着浓浓的睡意,证明这家伙是真的还没睡够。
陶一冉侧脸看向那颗黑乎乎的人头,还有缠绕在自己手指上的长发,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抬起另一只没被压住的手,将那家伙的脸蛋往外推:滚!
嵘玄只能松手,睡眼惺忪地将被踢到一旁的被子扯过来,抱着被子,又靠着那人睡了过去。
这回是没抱着他了,但这种像是同床共枕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陶一冉想要翻白眼,却发现听着人鱼的睡眠时发出的呼吸声,明明才清醒的脑袋又开始犯困了。
他并不知道,一直使用精神压平复他神经波动的人鱼即使在睡着的时候,也不自觉地散发着催眠的精神力。
很想起床的青年最终还是没能成功,枕头和那个人鱼都像是磁石一样将他紧紧吸附在床上,很快,明明是因为肚子饿而被生理机能叫醒的青年又睡了过去。

本篇《人鱼王座 下——明仔》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blgl/7808.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纸风筝 上——箫云封 纸风筝 下——箫云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