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搞建设(下)+番外全本完结—— by:ai呀呀

2019-08-14
关灯
护眼
字体:[ ]

 书,萧玉和嘴角微微勾起,他家夫君,在有些地方,为人又糙又粗,但在另一些事情上,却又心细如发。

  除了古籍,还有一些来历不明,萧玉和听都没听过的医书,上面记载的医术和药方叫人觉得惊奇,萧玉和试了几个药方,果真有神效,也不知道是何处搜来的奇书。
  萧玉和却是不知道其中某些医书是段枢白系统出产的副产品。
  经过这些名书熏陶,萧玉和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医术理论和当世名医相比,不遑多让,只是行医时间尚短,到底缺了一份游刃有余的炉火纯青,许多东西,他自己还来不及验证。
  张老迫不及待地捧起一本古书,小心翼翼地翻看,一边看,一边大赞道:“妙哉妙哉,这个方子能称得上是千古奇方!”
  张老越看下去越觉神奇,一个妙方已是稀奇,还能有这么多?
  萧玉和坐在靠椅上,低头品着香茗,静静等张老从书中出来。
  段枢白给他弄了这么多书,萧玉和觉得自己一个人私藏着颇为可惜,他心中隐约有了一个想法,他想编纂一本集大成的医书流传后世,供后世医者参考,只是他一个人,到底力量微弱,医药之事,马虎不得,一毫之差便会从救人变害人,他怕自己误人子弟,祸害他人,可心底又实在不忍宝书积灰。
  于是,萧玉和想了一个办法,叫人借着古籍之名,招揽来许多当世名医,和医术大家们一起考证术方病症,集众家之长编纂一本医者之书。
  张老就是被吸引过来的其中一个,除了他以外,萧玉和已经招揽了十几余人。
  茶香袅袅,萧玉和也不禁拿起了一本页,可无论他怎么看都沉浸不了书里,段枢白走后,他整个人昏昏沉沉,其实今天一整天,都觉得身上不爽利,只是以为自己昨晚没休息好,才会疲惫至此。
  他揉了揉眉心,强行克制下涌上来的眩晕恶心之感。
  萧玉和自己没有发现他的脸色已经惨白如纸,嘴唇又白又干。
  眼前一阵阵发困,萧玉和试图站起来醒醒神,结果就在起身之间,腹部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向前面摔去。
  离他最近的秋然赶紧上前扶住萧玉和,但是萧玉和已然昏了过去。
  秋然惊叫道:“公子!公子!你怎么了?”
  还在看书的张老也从医书中惊醒过来,看见眼前的景象,连忙上前来给萧玉和把脉,“小哥,你扶好你家公子。”
  秋然担心地要哭出来,心中后悔万分,早知道公子病了,一定要叫他好好休息才是,“张先生,快给公子看看吧。”
  张老定了定心神,平稳呼吸静静地摸上了萧玉和的脉搏,他先是捋了捋胡须,眉头舒展笑道:“还是要恭喜你家——”
  张老没说完的话咽回了肚子中,眉头紧紧蹙起,仔细思量过后,又慢慢舒缓开来,“可惜啊可惜,不过——”
  秋然都快要被他说一半留一半的话给吓得心惊R-uo跳,又是恭喜又是可惜,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家公子是有喜了,不过近日过于劳累忧思,动了胎气,以后要好好养着身子才是。”张老说得不甚清楚,萧玉和的情况复杂,等他醒来给自己把把脉,应该更清楚自身的情况。
  张老又问:“你家公子寻常吃什么药?可否将药方给老夫看看。”
  秋然犹豫:“药方,药方在府上……公子这样,要紧吗?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
  “放在寻常人家要紧,放在你家公子身上不一定要紧,今后要仔细养着身子,孩子能保住。”
  听了这话,秋然脸色青白交加,孩子能保住的意思,难道是有可能保不住?
  跟在萧玉和身边的秋然最是清楚自家公子对孩子的期盼,公子喜欢将军,也喜欢孩子,若是这个孩子保不住,公子哪能承受的了这样的打击。
  而今将军不在,将军府里也没一个主事的人,秋然连忙叫人去找老夫人过来。
  躺在床上的萧玉和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自家母亲担忧又责备的眼睛,马淑琴见他醒了,嘴边一喜,她手上还抱着小团团,闹腾的小团团难得乖顺地窝在她怀里不吵不闹。
  “你看看你这孩子,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爹了,对自己的身子还是不在乎,你又有了你知道吗?”
  “我有了?”萧玉和不可置信地喃喃道,他坐起身来,给自己把了一会儿脉,最后一手抚着自己的腹部默默无言。
  “这孩子知道的真不及时,要是昨天就发现,枢白也就知道了,可惜他已经出发,要不马上派人快马追上去告诉枢白?”马淑琴看着萧玉和的眼睛问道。
  “别!”萧玉和劝阻道,“现在先别告诉他,他在行军赶路,告诉他平白惹他担忧分心,等他到了兰迁……孩子稳定下来了再告诉他。”

本篇《我在古代搞建设(下)+番外全本完结—— by:ai呀呀》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85268.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我在古代搞建设(中)+番外全本完结—— by:ai呀呀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上)+番外全本完结—— by:乔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