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下)+番外全本完结—— by:乔陛

2019-08-15
关灯
护眼
字体:[ ]
  何筝五脏庙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平静,方天灼转身,道:“吃些什么?”
  何筝不确定他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他又一次跟上方天灼,轻声道:“吃烧饼。”
  他的手心潮s-Hi柔软,显然方才吓得不轻,明明该保证的都保证了,可他对自己的畏惧却还是存在。
  方天灼的脸色又y-In沉下来,何筝买了烧饼啃着,想着这次太可惜,等下次哥哥过来了,一定要好好介绍他们认识一下,可别见面打打杀杀。
  又轻声道:“哥哥说还会来找我,陛下日后要是见了那个人,能不能手下留情,别伤了他……”
  “若他伤朕呢。”
  何筝默默咀嚼,小声说:“他肯定打不过您的。”
  方天灼晲他。何筝把嘴巴从烧饼上移开,郑重道:“在我心里,您是最厉害的。”
  何筝眼神真诚,夹带着崇拜与羡慕,方天灼伸手给他擦去嘴角的芝麻粒,道:“若筝儿愿意,有时间为朕讲讲天外之事罢。”
  何筝:“……”
  他“咕嘟”咽了口水,急忙跟上方天灼的脚步。果然不是错觉,方天灼的眼睛像X光,把他照的清清楚楚,他一时有些兴奋,又有些忐忑。兴奋是如果方天灼能了解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么或许就不会用这个世界的规矩要求他,忐忑是方天灼认为他是天外来客,会不会脑补他是来毁灭他们世界的间谍从此对他留心提防计划把他除掉……
  他显然高估了自己在方天灼心里的智商水平,但这会儿的担忧却是真情实感。
  “陛,陛下。”何筝追着他,问:“您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天外来客的?”
  没有得到回答,何筝心里却还是更安定了一些。哥哥的到来也让他觉得无比开心,加上他现在几乎算是跟方天灼摊牌,心里压了一座山的感觉,也像是豁然开朗。
  在外面玩了一整日,何筝又回到了船上,因为心情好,整张脸都变得更亮了,叫人越发移不开视线。
  但他很快注意到,大家见到他都尽量低头,不敢看他,就连顺意都变的小心谨慎,平时明明是经常看着他发呆的。
  何筝觉得古怪,早上让人给梳头的时候,问道:“我那天同陛下一起出去,船上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并未。”顺意的目光集中他的头发上,认认真真帮他把发带绑好,又恭敬的退到一旁。
  何筝总觉得,他怕自己。
  怎么会呢?他自打来到这里之后,待人平等,哪怕是伺候他的下人,他都给予了基本的尊重,就算偶尔自己发脾气,也没说要对谁打打杀杀,顺意没道理怕自己呀。
  他问方天灼:“陛下有没有发现,最近大家都很怕我,连复扬都好像不敢跟我说话。”
  方天灼淡淡道:“你是朕的人,他们本该敬畏。”
  话是这个理,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或许因为心情好,他生理上的不适感也有所减轻,只是每逢吃饭的时候难免要折腾一下。
  不过何筝自己倒是可以调节,少食多餐,没事儿就去甲板上走走,感受一下山水风情,顺便盼望着何问初的再次到来,上次太过猝不及防,何筝这次准备了一大堆话想让他带给爸妈。
  他的J-i,ng神好了,原本消瘦的脸颊也日渐丰满,方天灼夜里来拥着他睡,明显察觉他长R-uo了。
  “根据现在的行船速度,明日便可到皇城了。”
  何筝困倦的嗯一声,搂着他的腰闷闷道:“可惜了我的麻将,回去要重新切块了。”
  那些小木块已经在客栈葬身火海。
  方天灼道:“朕着人按图纸去做,过几日便能玩了。”
  “陛下真好。”何筝用脑袋蹭他下巴,道忽然想到一件事,问:“陛下还记得答应我的事么?”
  “嗯。”
  何筝吸了口气,问:“您,真的要那样昭告天下?”
  “筝儿不想要了?”
  也不是不想要,可方天灼这辈子毕竟不可能只有他自己,他总觉得这种事情一旦宣告出去,好像立了个了不得的flag。
  一提起来,就莫名心跳加速。
  算了算了,想那么多干嘛,管方天灼以后有多少人,先讨了好处再说。
  何筝道:“我要!”
  第二日下午,船在皇城码头靠岸,何筝跟着方天灼走出船舱才发现,码头已经被禁军包围,文武百官已经身着朝服,恭迎多时。
  何筝抬步跟上走在前面的男人,听着耳边山呼万岁,手掌暗了暗腹部。孩子他爸,是皇帝啊。
  他一时有点激动,又有点失落,心情复杂难言。

本篇《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下)+番外全本完结—— by:乔陛》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85288.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上)+番外全本完结—— by:乔陛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上)+番外全本完结—— by:七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