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佬穿成炮灰后(下)+番外全本完结—— by:饮雪于崖

2021-09-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错觉,不敢再继续打量下去,妄自猜测。

  林川心里一笑,即便他闭着眼睛,可精神力还在,时刻警惕着周围。在接下来的路途中,林川没想到会这么快碰到夏洛和那个传闻原身的暗恋对象周阳学长。
  因有高速路上的教训在前,林川一行人在接下来的赶路过程中,便没有同情心泛滥到见人就帮,只是在碰上他人被丧尸所围困,他们出手相救之后便直接离开,没有过多的交谈。
  就像林川说的那样,如果这丧尸病毒是全国性的,你能救多少人?救得完吗?救得了一次能救一辈子吗?还是得让他们自己学会抵抗丧尸,毕竟,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是恒古不变的法则!
  至于车后备箱的老鹰,林川已经跟秦凡说过,如果醒来没有变成丧尸,那便是激活了体内,发烧便是异能觉醒阶段,不用担心,因为担心也没用,他们得做好准备万一对方变成丧尸,他们该怎么办?
  “老鹰还想着若是变成丧尸就让我们给他一枪,我下不去手。”曾并肩作战的兄弟,即便是变成了丧尸,那也是他的兄弟,真下不去手。
  谈及老鹰的情况,雪豹开着车,声音发涩,原本想要用轻松的语气说着这话,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做不到。
  “你以为只有老鹰一个人会这样?”林川坐在后座,打了个哈欠,凉凉的吐出一句。
  刚睡醒的他,心情极好的同这一行人普及末世的信息,省得他们两眼一抹黑,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他待过的几个末世背景的世界,似乎都遵循着同一个定律,那便是越强的人身体素质越高的人越容易激发异能,而那些老弱病残的却在发烧后容易成为丧尸。
  就好像这种入侵世界的‘丧尸’病毒就是为了对全人类来个大清洗,曾待过的末世里有人提出‘物种进化论’的想法,而所激发的异能却又是随机的。
  由身体强健的人激发出的异能却是辅助性的空间异能或治愈系异能,而有些原本身体软弱的却被激发出力量异能。就仿佛有一双神之手,给人类世界投放了病毒,又赐予了他们异能用来生存下去。
  “林少您的意思是我们也会?”黑狐沉思片刻后,问了出来,话语中满是恭敬。在林川给他们对异能进行普及时,他便觉得林川远比他们想象的要神秘得多。
  林川点点头,乘此机会将自己的精神力当做一种异能告知他们:“嗯嗯,因为我就是觉醒了精神系异能。”
  “精神系异能?什么意思?”
  飞鸟不解,看过美国大片的他很容易就理解林川跟他们的普及,那些除金木水火土五系异能外的,力量、速度、空间、治愈,他都能理解,可这精神系的异能,看不见又摸不着的能量,又会造成怎样的效果,他理解无能。
  “想感受一下吗?”
  此话一出,飞鸟忙点头应答。没有预兆的,脑中一瞬间仿佛被钢针刺了一下,痛得他本能的闭上眼睛,待眼睛睁开后,吓了一大跳,前排的雪豹和黑狐已变成了丧尸模样,阴森森的看着他。
  他自觉古怪,想要暗示自己这是幻觉,可手却不听使唤的拿出手中的枪,对着黑狐和雪豹的脑袋就是两枪,近距离爆头,被喷溅得一脸血,浓重的血腥恶臭味充斥着他的鼻腔,让他觉得呼吸都是一股腐肉味。
  呕!干呕声在车内响起,让雪豹和黑狐好奇的看向后座的飞鸟,只见对方脸上表情痛苦扭曲,额头豆大的冷汗不停的往外冒,再旁观自家老大和林川,像是没感觉到飞鸟的异样一般,虽疑惑却噤声,似一切的不合理在林川出现的那一刻都变得合理了。
  秦凡直到飞鸟脸色惨白,瞳孔放大,张大嘴大口地呼吸着空气,眼底绝望而充满死气,用手比了个枪的姿势直指自己脑门的时候,便知飞鸟的心里已无法承受住林川的精神攻击,握着林川的手说了句:
  “就这样吧,别逗他了。”
  再这样下去,怕超出对方的心底极限,产生负面作用。
  “OK”用另一只手对秦凡比了个手势,林川心念一动,撤回自己的精神力,看着飞鸟那不停揉着眼睛的傻样,笑出声来。
  这笑声,才算是彻底地把飞鸟的三魂七魄给弄归位了,将车上的人的名字念了一遍后,眼神再无刚刚的死气,眼睛里闪着激动的光芒看着林川:
  “你的精神力可以制造幻境?”
  “不能。”林川摇摇头,见飞鸟不明白,解释道:“我的精神力只能刺激你们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所害怕发生的人和事,至于你看到的究竟是什么,我并不知道,可我却能在你意志力最弱的时候,趁机控制你的行为,要了你的命。”
  和仙侠世界的那些幻术有相似之处,却也有不同之处,那便是强大的精神力可对精神力低的有压制作用,而幻术没有。
  林川说完,飞鸟给他竖了个大大的拇指,前座的雪豹和黑狐也听了个全,一时间有些好奇飞鸟看到了什么,可刚想问,前行的路直接被人为堵了,在路障的身旁站着两个手持枪械的男子,看样子,是打劫的。

本篇《当大佬穿成炮灰后(下)+番外全本完结—— by:饮雪于崖》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601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当大佬穿成炮灰后(上)+番外全本完结—— by:饮雪于崖 白月光跟我跑(上)全本完结—— by:半妖的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