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跟我跑(下)全本完结—— by:半妖的风情

2021-09-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海域降起了暴雨。

  不过那边的暴雨暂时影响不了京都的清朗。
  阔别近两个月,秋昀终于在实验室见到了徐权,约莫是实验室里没有昔日的老朋友,都是些正经的研究院,憋得狠了,因此徐权一见到他,就伸出藤蔓牢牢地缠住他。
  同时,从交缠的枝蔓中传递出对方嘤嘤嘤的委屈声——
  “长歌——歌儿啊,咦?你身上的灵气怎么这么香啊!”
  说着纠缠上来的藤蔓越缠紧。
  秋昀倒是能理解植物化的人对灵气的渴望。
  只不过他是在灵气充沛的上岛变化的,又被战玉元养刁了嘴,不是灵泉水和灵液,他一般都没什么兴趣。
  徐权一边吸他身上的灵气,一边不耽误他哭诉:“亲人啊我可算是见到你了,你不知道我在这过的是什么日子,住小隔间就算了,全天二十四小时被监控也能理解,采集样本为研究做贡献我忍了,可我他妈长了一身的触手,却没地儿使儿啊!”
  “……”就、就不是很懂。
  “这里的研究员几乎都是老前辈,难得有几个眉清目秀的助理也是个个正儿八经,哥们儿手痒了都不敢朝他们伸手……嘤嘤嘤,打从哥们儿十八岁开始,十九岁进圈,今年二十六,啥时候安分过这么久?而且这里的人也太不贴心了,都不知道照顾一下我的心理健康……”
  徐权纵横那个圈子多年,浪惯了,又是被人捧着的那个。
  现如今却被关在这方不算小,却不得自由的实验室里,没有共同话题的朋友,要说心里郁闷肯定是有的。
  但也不会像他表现出来的这么夸张。
  不过就是乍然见到昔日的朋友,激动之余难免有些情绪失控。
  且他侵淫在这个圈子里多年,一般的刺激已经引不起他的兴趣。要不是有灵气能化形在前面吊着,估计他早就勾搭上了实验室里的工作人员。
  秋昀被他缠的都脱不开身,只能头疼地被动听他哭诉。
  旁边的战玉元见俩‘人’纠缠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原本温润如水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不善:“我说,你们也抱够了吧?”
  半响也没人搭理他。
  他立时眯起眼,指尖凝出一道灵气擦过徐权的一根藤蔓弹了出去——徐权的哭音戛然而止,寻着本能嗖地一下飞窜追去,借此机会,战玉元一把将人立在地上的秋昀捞进怀中,掐了个清洁术,拧眉道:“你这个朋友也太不讲究了。”
  秋昀倒是能理解徐权的激动。
  徐权是浪惯了的,可在这个实验室里别说‘交流’的对象,连个能交流的人都没有,两个交流含义不同,前者是身体,后者是心理。
  因此看到他,激动失控在所难免。
  追上灵气并把灵气吞了的徐权又撒根须跑了回来,正准备继续倾诉,就看到歌儿被一个戴银丝边眼镜,旁边还坠着细链子的长发男人抱在了怀里。
  他愣了一下,这人的气质怎么那么像歌儿家那个小的?
  还有刚才那道灵气……
  他探出藤蔓搭在歌儿的枝蔓上,问道——歌儿,这人是?
  “……”这该怎么说?说战家父子三人都被他‘拿下’了?
  秋昀正在斟酌言辞,闻讯赶来的战泽疏替他解了围——
  “玉元,你来的正好,我刚收到消息,南海那边正在下灵雨。”战泽疏神色有些严肃,连徐权打的招呼都没顾得上:“你现在有没有空,有的话我希望你亲自去一趟。”
  “怎么?”战玉元扭脸看向他:“你心中有什么猜测?”
  战泽疏皱了皱眉,左右看了一下:“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他说着便转过身,腰间忽地一紧,低头就见腰上缠了一圈藤蔓,回头看到徐·凌霄花·权挥舞着藤蔓边比划边指着玉元怀里的……玫瑰?
  玫瑰?!
  “你怀里这株玫瑰是?”
  “乘仙宫花园里的玫瑰开了灵智,我挺喜欢的,就留下来了。”战玉元面不改色地说。
  玫瑰跟月季的叶子相似。
  一般对这两种植物不熟悉的人很容易混淆。
  “难得看你对外物有兴趣,不过这事儿你可别让曾祖父知道。”
  战泽疏好奇地看了一眼,没看出跟普通玫瑰有什么区别,便收回了打量的目光,笑道:“徐权大概是被你怀里玫瑰身上的灵气给吸引了,想让你把玫瑰留下来。”
  “不可能。”战玉元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战泽疏了解他这个侄子,闻言他冲徐权做了个无奈的神色:“你也看到了。”

本篇《白月光跟我跑(下)全本完结—— by:半妖的风情》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6017.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白月光跟我跑(上)全本完结—— by:半妖的风情 冲喜(上)+番外全本完结—— by:沈闲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