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年上支棱起来!(下)全本完结—— by:西墙上的少爷

2021-09-14
关灯
护眼
字体:[ ]

 类当吉祥物专门豢养,食铁兽赫赫凶名在外,他们模样奇异、生得高壮,看起来比一般的狮子老虎还要可怕,因此很多人对元丛竹是十分畏惧的。

  就连元丛竹的一些徒弟,在最开始也是出于恐惧才跟他回的省原碑。
  元丛竹为熊憨憨傻傻,即使在熊猫中属于非常佛系的类型。如果放在现代动物园,那就是抱着饲养员小腿不放的那种撒娇款。
  兽修们恐惧的表情看多了,爱好和平的元丛竹自然也觉得非常挫败。
  他只是想当个平平无奇的动物园院长,把修真界的小动物收集出一个全图鉴罢了,又有什么错呢?
  于是后来为了不让别人害怕,慢慢的,他便也不再在人前化出原型了。
  自打他修出灵智后,薛羽还是第一个——说不定也将是他往后的漫长岁月中唯一一个,主动要他化出原型的人。
  元丛竹出了一会儿神,忍不住伸出厚实熊掌,轻轻将在他肚皮上蛙泳姿势游来游去的薛羽按住了。
  后者惯姓向前扒拉两下没扒拉动,便抬起头,一双清凌凌圆溜溜的眼睛向熊猫头看去。
  元丛竹本来就呆,被小动物这样还未来得及收起的欢欣目光注视着,整只熊就更呆了。
  他好喜欢我啊。
  元丛竹相当自信地想。
  “你……”元丛竹笨拙地问,“不觉得我的原身,十分可怕吗?”
  “没有啊!”薛羽不假思索地回答。
  他知道由于颜色问题,古时人们对于熊猫的惧怕,可能比黑熊、棕熊的程度还要深。
  瞧瞧,这把我们的国宝都整不自信了!
  “他们太没有眼光了!”薛羽严肃控诉,“明明是十分可爱!”
  元丛竹整只熊都僵了。
  他一只威猛壮熊,竟有一天还能、能被安上“可爱”两个字吗?
  元丛竹动了动嘴巴,瞪着一双小黑豆眼结巴道:“我、我,可爱吗?”
  薛羽点了点头,往熊猫脑袋的方向拱了拱,伸出双手捏住熊猫两只圆圆小小的黑耳朵,一左一右向外拉了拉,表情认真道:“多可爱啊!”
  不可爱能有熊猫外交一说吗?证明全世界人民都觉得熊猫可爱哇!
  “呜!”
  熊猫感动得忍不住叫出一声,双爪猛地用力将薛羽搂进怀里。
  他!好!爱!我!啊!
  元丛竹心里的BGM震天响。
  “我、我——我不要收你作徒弟了。”
  元丛竹一颗熊猫心嘭嘭直跳,他觉得胸口这只小动物一定能听见他心口打鼓的声音了。
  这多少又让他觉得有些难为情。
  最开始他确实只是看上薛羽两只是他从未见过的雪豹,是全图鉴之魂又熊熊燃烧了。
  但是此时此刻元丛竹明明白白感受到,薛羽与他之前遇见过的那么多人、那么多小动物都是不同的。
  这只小动物愿意这样喜欢他,那么他自然也愿意喜欢——或者说,他已经非常喜欢对方了。
  因此元丛竹也不愿意让薛羽作他平平常常、哪只兽都可以当的徒弟了。
  还不待薛羽明白过来“可爱”跟“不收徒”之间有什么联系,大熊猫又将他狠狠往自己胸口的绒绒毛里一挤,憨憨的声线中带上点不易察觉的激动:“以后我——天天化原身给你看。”
  “哎呀其实也不用啦。”薛羽不好意思道,“那多麻烦元长老啊。”
  隔三差五让他摸一摸就行。
  元丛竹用熊猫脸蹭了蹭怀里的人,闷闷道:“不麻烦。”
  他希冀望向薛羽:“来省原碑吧。”
  “啊?”薛羽脑袋一卡壳,完全跑偏了。
  他有些为难地说:“你是想让我养你吗?”
  元丛竹呆滞:“……啊?”
  这实在不能怪薛羽,他自从开始L.熊猫,就已经把自己跟元丛竹完完全全分为了人跟动物两个物种。人跟动物之间能有什么关系呢?
  除了“野生熊猫”跟“参观游客”以外,就只剩下“宠物”和“主人”了呀!
  虽说能养一只熊猫还让薛羽怪心动的——可他现在还是别人的宠物呢,又怎么能当元丛竹的主人?
  或者再去问岑殊让不让他养一只熊猫?
  说起来元丛竹可是长老呢,鸿武宫一定也不会放他离开吧?
  哎呀,想养一只熊猫可是够麻烦的呢。
  真是甜蜜的烦恼。
  ——只能说,从擅长自作多情的方面来看,这两只动物确实是十分相似。

本篇《师徒年上支棱起来!(下)全本完结—— by:西墙上的少爷》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602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师徒年上支棱起来!(上)全本完结—— by:西墙上的少爷 我竟成他白月光(上)+番外全本完结—— by:是苍的月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