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成他白月光(下)+番外全本完结—— by:是苍的月月

2021-09-25
关灯
护眼
字体:[ ]

 是我的好友。”

  秦微渊微笑着点头,“原来是远溪的好友。”
  “之前是,如今不是了。”顾厌勾蠢回他一个笑。
  秦微渊讶然问:“那如今是……?”
  “是追求他的人。”
  顾厌答的十分直白,看不出任何一点不好意思。
  季远溪的耳根又红了,他想,赶紧到冬天吧,就算是耳朵红也可以说是被冻成那样的。
  秦微渊愣了下,笑道:“原来是这样。”说完他敛了笑,无比认真的看向季远溪:“既然如此,那我也是。”
  季远溪懵逼:“……?”
  什、什么情况?
  秦微渊道:“远溪,自五十年前我就对你心生眷恋了,不过这么多年我一直被家族事务缠身,直到今年今日才有空得以过来,我来之前很是期待,也……很是欢喜。”
  是……这样吗?
  可他过来也并没有先来霁月峰找道童通报,而是先去了北鸾峰同景钰商量弟弟秦非旸的事。
  在秦微渊心里,分明是家族的事、弟弟的事更为重要。
  虽然这是人之常情,但这份心意,在桌上另一个喜欢季远溪的人面前,是压根就比不过的。
  季远溪的猫猫,他的猫猫,是可以把心脏挖出来给他看的。
  秦微渊微微欠身,露出一个温柔的笑,他说:“远溪,既然我已表露心意,从当下开始,我要准备追求你了。”
  “……”季远溪觉着有些尴尬,“不、不用了吧。”
  秦微渊道:“这是我的心意,是我单方面的追求,远溪,你可以选择不接受,但你无法阻止我自发的举动。”
  季远溪:“……”
  “好啊。”顾厌轻轻笑了起来,“秦家主,那我们公平竞争吧。”
  “没问题。”秦微渊笑着看过去,“只要远溪还未结契,我就都有机会不是么?”
  视线相交之际,有那么些电光火石的意味在里面。
  一顿饭也不知道最终如何结束的,季远溪只觉着肚子撑的难受。
  两个男人都在给他夹菜倒水,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比的,季远溪从未如此清楚的感受到过,原来食物也是可以成为他讨厌的存在。
  就很烦。
  吃完这顿饭后季远溪一点继续的意思都没有了,拉着他的猫猫径直回了霁月峰。
  秦非旸面露不解,疑惑地问:“哥哥,这位尊者似乎已经心有所属了,你是为何一定要……?”
  秦微渊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淡淡道:“心有所属又如何?只要他们还未结契,总归是有机会的,就算结了契,也不可说机会全无了。况且霁月尊者花名在外,换人十分勤快,身边这一位,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腻味了。”
  “可是,哥哥……”
  “可是什么?”秦微渊温柔笑了起来,“难道非旸你不想看见你哥幸福吗?五十年前错过了一次,这次我无论如何也不想再错过了,我眷恋了他整整五十年,这份心思他身旁那位可未必比得上。”
  秦非旸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夜晚,霁月峰。
  顾厌醒了,季远溪没有继续和他共处一室的必要了,他同顾厌道过别回到自己房间,推门进去想直接瘫倒在床,结果却被坐在床边的人吓了一跳。
  “顾、顾猫猫,你怎么在这……”
  “想起有事同你说,就过来了。”
  “喔,什么事啊?”
  “若不日衍月宗出现弟子被杀,手段还是魔修所为的话,远溪,你要相信不是我做的。”
  “……?”季远溪满头问号,“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若我说秦微渊会做这些事,然后将其推到我头上,你信吗?”
  “不会吧,堂堂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怎么会自掉颜面去做这种嫁祸他人的事?”
  顾厌见他这般说,心知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起身道:“好了,话已说完,远溪,我回去了。”
  季远溪拽住想走那人衣袂,道:“你就说这个?”
  顾厌淡淡道:“远溪,你听过便忘吧。”
  季远溪怔怔地看着下一瞬就空荡起来只剩他一人的房间,心中莫名涌起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
  ……当他没看过电视剧是吗?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狗血八点档的剧情?

本篇《我竟成他白月光(下)+番外全本完结—— by:是苍的月月》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604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我竟成他白月光(上)+番外全本完结—— by:是苍的月月 霸总他只想当受(上)+番外全本完结—— by:景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