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令朕宠罢不能(下)全本完结—— by:挽轻裳

2021-09-25
关灯
护眼
字体:[ ]

 哉悠哉地甩着手里的马b;ia,n,“实不相瞒,皇上将我留在行宫,是让我做一件和你顾大人今晚所做的同样的事。”

  顾悯眸光一凝,“你什么意思?”
  凌青蘅慢条斯理地道:“今晚花萼楼刘太后设鸿门宴宴请林家将,皇上让顾大人你埋伏在外面接应,而我,则埋伏在花萼楼里。”
  顾悯讶然转过头看凌青蘅,“你在花萼楼里面?你何时进去的?藏身在何处?”
  凌青蘅坦诚道:“我装扮成小太监,随皇上一起进的花萼楼。”
  凌青蘅功夫不错,有他护着,就算刘太后设下埋伏,起码也能护住皇帝一时。
  顾悯想起沈映把调度羽林军的令牌交到他手里时说的那句“将花萼楼所有人的姓命都托付于你手”,所以,皇帝到底还是给自己另外留了条后路,却并没有告诉他。
  皇帝对他的信任,还是有所保留。
  凌青蘅见顾悯默不作声许久,试探地问:“顾大人,你还不知道今晚花萼楼里发生了什么事吧?”
  顾悯冷冷瞥了他一眼,凌青蘅却似对他冷漠的眼神毫不在意,继续说道:“而我在里面,却看得听得一清二楚。”
  顾悯不耐烦地道:“你一路跟着我,到底是想说什么?”
  “我是想说,”凌青蘅顿了顿,抬头望了眼天空,“咱们效忠的这位皇上,心机城府之深,非一般人可比,他有许多事情瞒着你,同样,也有许多事情瞒着我。我在想,若有朝一日,我们帮他夺回大权,他会不会变得和高宗皇帝一样,漠视骨柔亲情、君臣之义,眼中只看得到权力?”
  顾悯毫不犹豫地道:“不会,皇上绝不会如此绝情。”
  凌青蘅哂笑:“别忘了,他们都姓沈,是一脉相承的亲生父子,父子秉姓难免相像。你知道我今晚在花萼楼中看到了什么吗?”
  顾悯下颌微抬,漠然道:“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些,那就不必说了。”
  凌青蘅眼睛看着前方,林家一行人的身影好像在不远处,又好像离得很远,声音幽幽地道:“飞鸟尽,良弓藏,你觉得若是林家知道真相后,到底是会感激皇上今日救了他们,还是会怨恨皇上设计他们,逼他们不得不卷入皇权之争中?”
  顾悯沉声道:“成大业者,不拘小节。”
  凌青蘅寒声道:“好一个不拘小节,可你难道就不怕他是下一个高宗皇帝?当年高宗只是一个不得宠的皇子,多亏了徐家舒家力保,他才能成功夺嫡登基为帝。可等到他大权在握,又是怎么对的徐舒两家?你难道不觉得当今圣上,和当年还是一个无宠无势的皇子时期的高宗,处境十分相像?你难道就不担心皇上一旦掌权,行事就会变得和高宗一样吗?!”
  顾悯默然片刻,冷不丁地转头看向凌青蘅问道:“你是舒家什么人?”
  凌青蘅怔了一下,才语气生硬地道:“我不是舒家什么人,我姓凌。”
  顾悯嗤笑,“姓什么叫什么又能说明什么,放在十几年前,我也不姓顾。”
  舒家乃是昭怀太子的岳家,当年昭怀太子谋逆案,就数徐家和舒家牵连最广,两家几乎满门被诛。
  顾悯这话一出,就等于认定了凌青蘅与舒家有所关联,毕竟若凌青蘅不是舒家后人,又怎么能吸引韩遂这样的昭怀太子死忠党为其效力?
  凌青蘅脸上已经完全没了最初的戏谑,月辉照在他脸上,宛如镀上了一层白色的冰霜,他冷冷道:“顾大人,我只是好心提醒你,我们两个为之效命的皇上,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碌碌无能之辈。坐在龙椅上的人,心只会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冷,但愿你我不会重蹈覆辙。”
  说完便用力地甩了下马b;ia,n,黑马吃疼,拔蹄狂奔向前,很快,凌青蘅的身影便和黑马一起消失在了溶溶夜色中。
  凌青蘅走得干脆,虽然顾悯刚才面对凌青蘅的质问,口口声声说自己相信沈映,可难免多少还是会受到些影响。
  尤其是当他知道,沈映今晚除了让他埋伏在花萼楼外接应,还另外藏了一手凌青蘅这步棋后,他就明白了,皇帝即使信任他,也不会毫无保留。
  自古帝王总多疑,最可怕的就是这种多疑,会随着时间慢慢累积得越来越多,直到最后变成一柄杀人的利刃。
  他之前一直以为,拒蒙古和亲、逼捐朝臣、巧计还寿礼等等这些事都是有人在背后帮皇帝出谋划策,可现在他明白了,这些事情,其实都是皇帝一人谋划,包括今晚夺林家兵权的事,也是皇帝瞒着所有人暗中布成的局。
  不敢想象,假如有朝一日,等皇帝掌了权,会不会变得和古往今来的那些帝王一样,多疑喜猜忌,眼中权力大过一切。
  若是这样,那他们这些人苦心孤诣蛰伏这么久筹谋的一切,岂不都成了一场空?

本篇《摄政王令朕宠罢不能(下)全本完结—— by:挽轻裳》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chuanyue/9605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摄政王令朕宠罢不能(上)全本完结—— by:挽轻裳 离开江湖后我被迫爆红(上)+番外全本完结—— by:七栖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