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臣被迫娶了奸佞后(上)+番外全本完结—— by:八声甘洲

2021-09-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平津侯萧九秦年少恣意,一朝父兄战死,十五岁挂帅出征,五年征战,北狄称臣。
  当朝御史柏砚爹娘早逝,被伯父收养,寄人篱下,受尽白眼磋磨,挖过野菜喝过冷粥。一朝翻身,弹劾功臣,坑害同僚,构陷恩人,孰料成兰台第一人。
  一个是战功卓著的功臣良将,一个是人人唾弃的阁臣走狗。
  京中无人不知,柏砚为谋前程,构陷恩人萧侯爷,致使萧府一门尽死。
  萧九秦回京,二人在京都最繁华处撞上,柏砚遭人泼了一身污水。
  他满身污秽,肩膀上还挂着一片烂菜叶子。
  萧九秦下马,一步步走近,“柏大人别来无恙,惹人嫉恨的本事见长啊。”
  柏砚湿了半边身子,脊背却挺直,“怎么?侯爷也想试试?”
  萧九秦侧脸冷厉,忍住将人扼死的冲动,“柏大人莫急,我们的账慢慢算。”
  京都众人都等着瞧柏砚的惨状,岂料未有多久传出萧柏二人成婚的消息。
  忠臣娶奸佞,滑天下之大稽!
  上元节,皇帝宴请诸臣,最后柏大人是被萧侯爷抱走的,经过侯府的马车,车帘厚重,只听见素来清冷矜贵的柏大人软着声,“轻点……”
  路过那人:“……”奸佞怕是又在残害忠良!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柏砚、萧九秦 ┃ 配角:┃ 其它
第1章 佞臣   “如他这种人死了都是便宜!”……
  辉月楼早早便覆了一层寒霜,天色才蒙蒙亮,姚坊门内街旁尽然是忙碌得脚不沾地的摊贩,热气腾腾的一碗抄手下肚,客人来不及抹嘴,先大口呼出一口气,“老宋这手艺在这郢都是一绝啊!”
  旁边另一人点头,“确是,汤浓料足,够味儿!”
  “哈哈,还是客人给面儿……”摊主最后一碗抄手上桌,一遍招呼着客人一边还能忙里偷闲聊几句,“喏,客人方才说自己从江宁赶来,这么早便入了城,莫非是有急事?”
  客人拿了碎银子递给摊主,一边笑,“也不算急事,就是才从西南贩货回来,听闻平津侯得胜回朝,这不,来瞧瞧热闹。”
  摊主闻言便笑,“原是如此……”他揩了把手上的水,往旁边努了努嘴,“瞧见了吗?那边辉月楼的包厢早就被订完了,就是因为平津侯自姚坊门入定淮门,除了沿街大路,就数那儿瞧得最清楚。”
  “平津侯功勋卓著,平乱有功,当得起这等崇敬!”
  “是啊,若无平津侯府,这万里疆土怕是要被北狄的铁骑踏尽……就说那宁波府,不知被祸害成了什么样子!听说人死了十之七八,尸体堆成了山,愣是没一个将领敢去一战……”
  摊主环着臂,“最后还是平津侯一枪挑破北狄首领的喉咙,震慑得对方落荒而逃!”
  几人正说着,旁边慢慢经过一人。
  靛青色圆领袍子,宽袖皂缘,侧脸略显消瘦,但眉飞入鬓,眼尾微微挑起一点,衬着那张苍白的脸多了一分人气儿。
  那人渐渐走远。
  “啧,晦气!”
  桌边一人啐了一口。
  “这是……”看着那人似乎是进了辉月楼,客人不甚明白的往摊主脸上看。
  摊主明显脸色也不大好看,迎上客人的疑惑有些含糊的解释,“就是一个烂人,算了不说了……没得污了客人的耳朵。”
  这下,客人越发好奇,毕竟那样嫌恶的眼神对一个看似清隽的士子还是有些怪异的。
  “说,为何不说,那样的腌臜货色就该被万人骂的!”方才啐的人这会儿像是更加气怒,“既做了就该受着,如他这种人死了都是便宜!”
  这一句句叱责算得上刻薄了,客人就看着那人骂骂咧咧走开,再回头时,摊主擦净了桌子往旁边一坐慢慢叙来。
  “方才那人其实是当朝御史,”摊主一说,客人不免诧异,“怎么会……”明明看起来年轻得很,而且瞧那身着,更像是个赶考的士子。
  “客人别不信,他确实是左副都御史,纠劾百司,正三品的官儿。”摊主说着,面上却尽是嫌恶,“细数历朝多少官儿,像他这样年纪轻轻就坐到这位置的可仅仅只他一人……”
  “既这样说,那他肯定是有旷世之才了,而且这御史干的都是得罪人的活儿,想来应当是叫人钦佩的,只是方才那位客人怒不可遏,莫非那位御史大人……行不端?”

本篇《忠臣被迫娶了奸佞后(上)+番外全本完结—— by:八声甘洲》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gcls/96007.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我当太监那些年(下)全本完结—— by:绿茶茶香 忠臣被迫娶了奸佞后(下)+番外全本完结—— by:八声甘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