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值得(下)+番外全本完结—— by:春风遥

2021-09-25
关灯
护眼
字体:[ ]

 着实没眼看,趁机对聂言说:“白辞发现我用他的头像钓鱼了。”

  聂言点头:“我知道,他昨晚打过电话。”
  罗盘七近乎窒息:“为什么不告诉我?”
  聂言:“告诉你,你会快乐么?”
  “……”
  宅子里有电梯,林云起仍旧决定走楼梯,一路下到地下一层,这里天花板都是明黄色的,还安装了通风扇,两侧有绿植,丝毫不显得压抑。
  “宽敞明亮。”
  林云起正在赞美装潢,猛然间四周一片漆黑。
  “白辞?”
  这停电停得蹊跷,林云起第一反应是去找白辞。
  手突然被握住:“我在。”
  据说牵手之所以能感觉到心悸,是因为对方身体的温度。白辞的手太过冰凉,林云起压根忽略了这个动作本身带有的亲密感。
  他压低声音:“别用手机,尽量别出声。”
  这个时候稍微有点动静,他们都容易沦为靶子。
  “我知道。”白辞让他放心。
  地下不比地上,上面好歹有窗户,哪怕停电了,借助月光还是依稀能看清一点东西,但这里完全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
  林云起走在前面,他不了解这里的结构,步伐迈得很慢,一只手还得在前面摸索着。没过多久,摸到了某个古怪的东西。
  很柔软的触觉,还很有弹姓,但不舒服的触感从林云起的指尖一路蔓延到心口。
  “怎么了?”白辞声音为很轻。
  林云起摸了下轮廓:“好像是灯笼。”
  先前已经出过两次人皮灯笼事件,迫使他不得不多想。
  白辞:“先提着走,等出去再看。”
  又走了一段距离,林云起摸到一扇门,推开后,久违的光芒出现在眼前。这光芒很暗,仅仅是安全指示灯的一点绿色幽芒。
  门内是私人影院,或许因为经常带朋友一起来玩,四周放置了好几个真皮沙发。
  林云起关上门,才第一次打开了手机手电筒。
  有了光亮,他首先看向提着的灯笼。
  手被松开,白辞目中残留着一丝遗憾:“和酒店里看到的有点差别,做工C;初糙,这个灯笼外层要更为厚实。”
  他短暂触摸了一下:“大约是猪皮一类的仿制品。”
  林云起对宴会厅灯笼也是有印象的,暂且不提腥臭的燃料味道,做工确实一流。
  白辞忽然朝前走了几步,拉开侧面的幕布,隐藏在后面的一扇门随之暴露出来。
  林云起看得一挑眉:“行家啊!”
  白辞身上总有意想不到之处。
  只见他用一根随身携带的柔软铁丝,轻松打开锁,边往里进时边说:“以前有人请我去家里作客,想要搞囚禁那套。他家里就有很多密室,其中一个便在幕布之后。”
  骸骨狗作证,这件事是真的。
  对方是风水界的大能,以前人不错,和白辞是泛泛之交,谁能想到多年后走歪了路,给白辞寄了封求救信,想把他骗过去监禁起来。
  可惜那人特意打造出的牢笼,在白辞面前就跟纸糊的一样,最后反而自己陷进去出不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过开锁的本事,骸骨狗是没想到的,估计是他们认识前就掌握的一项技能。
  门内有张小木桌,上面散落着剪刀、纸、尺子等物件,如果不是深入进木头缝隙无法清理干净的血渍,这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设计师的工作台。
  林云起打开旁边的大冰柜,猝不及防和一个猪头四目相对。
  “……”就不能埋了么?非要冻着。
  除了头,猪皮差不断全部被剥了下来,林云起关上柜门:“看来他富二代当久了,被洗脑后,更想当个非主流手艺人。”
  “对民俗文化也很有兴趣。”
  白辞的一句话,让林云起回过头。
  白辞递给他从抽屉里翻出来的一堆资料,主要是讲古人祭天的流程,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宗教文化。
  有几张图尺度比较大,甚至有一张图是把人钉在棺材里的殉葬图。
  隔着照片,都能感觉到一股血腥味。
  林云起拍了几张密室照片,准备回家再做详细的研究:“我们先出去吧。”
  白辞点头。
  重归一片漆黑当中,一路只有两个安全指示牌。
  林云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在家里安这东西的。”
  白辞:“只有地下一层有。”
  林云起回忆了一下,确实没在其他地方见过。

本篇《人间值得(下)+番外全本完结—— by:春风遥》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khly/96038.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人间值得(上)+番外全本完结—— by:春风遥 人鱼饲养守则全本完结—— by:抹茶面巾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