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禽界扛把子 上全本完结—— by:绣生

2018-03-25
关灯
护眼
字体:[ ]
身为妖族唯一在人类世界混的风生水起的大佬,白毛毛身负重任,不仅要跟人修谈判抢地盘,还要给某个一不小心就要黑化的狼崽子做心理辅导
妈的心好累
白毛毛眼不见心不烦,恶从胆边生,把这些磨人的小妖精统统扔到了芥子空间里
竖牌曰:流浪动植物收容所,闲人免进
空间: 我不是这么用的谢谢:) 青梅竹马,主业谈恋爱,副业拯救世界
妖修大佬带着小弟在现代社会发家致富奔小康的感人故事
食用指南: 1、主受,1v1,青梅竹马
2、亲妈,金手指粗大
3、甜宠爽,一切为了甜请勿考究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主角:白泓渊/白毛毛、郎君羡/小黑 ┃ 配角: ┃ 其它:甜宠,现代修真,情有独钟,青梅竹马 第1章:雨泽山(一) 雨泽山虽然名字里有个山,其实只是一座小山包子,隐于西南群山之中,半点不起眼
小山包上没有人烟,却传说住着一位老神仙,逢年过节会有附近的信众到山脚下拜一拜,久而久之,山下便有了烟火人气
又后来,山脚下的村民们集资盖了一间庙堂,每逢年节,都有人来上柱香,拜一拜,十桩事里,总有那么一两件能应验,于是雨泽山的神异就这么被传了出去,雨泽山山脚下的小庙,烟火也鼎盛了起来
不过这山里面,却从没人进去过
这些年不是没有人想进山,而是根本就进不去,凡是试图进山的人,最后绕来绕去,都被绕回了原地
有人把这件事当做鬼怪奇谈传到了网上,还有爱好探险的驴友特意过来探险过,结果都是一遍一遍的在外面绕圈子
这样事情多了,这山里的邪乎劲儿也就传开了,有老人说,是山上的神仙不愿意被打扰,村民们也就歇了心思,只是逢年过节的祭品更多了一些
但是探险的游人们犹不死心,一次次来,一次次无功而返
于是雨泽山也就多了个诨号,叫*山
****** 这天傍晚,向来安静的山顶上,陡然风起云涌,周遭的树木无风自动,树叶摩挲,发出沙沙的声响
树林里的鸟群被惊起,围着山顶盘旋不散,叽叽喳喳的叫声此起彼伏
白毛毛就在这个时候破壳了
山顶上有一间小院儿,两三间砖瓦房,看上去有些年头,整理的却很干净
砖瓦房的前面,用栅栏围了一小块空地,空地上整整齐齐的栽种着幼苗
院子中间,就放着白毛毛的小窝,每天这个时候,阿母都会把他抱出来晒太阳
太阳暖融融的感觉让白毛毛很舒服
不过今天跟往常有点不一样,白毛毛蜷着小爪爪缩在蛋壳里想,似乎到了要出去的时候
使劲的蹬了蹬爪爪,白毛毛翻了个身,凭着感觉开始用小嘴巴使劲的啄蛋壳,蛋壳很硬,白毛毛用力的啄了很多下才啄开一条小缝,微微的光亮从缝隙里传过来,让白毛毛更加的急切起来
捏了扭屁股,白毛毛憋了一口气,更加用力的敲击起蛋壳来,蛋壳上的缝隙一点一点的延伸,变大,最后变成了一个小小孔洞,刚好够白毛毛把头伸出来
白毛毛好奇的睁着黑豆眼,把毛脑袋从破洞里伸了出来
外面的空气很清新,周围是整齐排列着的绿色幼苗,院子外还开着不知名的小花,在微风里轻轻的摇曳
阳光也暖融融的,眼前的一切,让白毛毛觉得很舒服
满足的眯了眯眼,白毛毛坐在蛋壳里,开始嘎巴嘎巴的啃蛋壳
刚刚破壳消耗了太多的力气,现在肚子正好有点饿了
于是等苏窈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晒蛋的地方,没有了圆溜溜的蛋,多出了一只毛茸茸的 小鸭子? 苏窈皱着眉看着吃蛋壳吃的正欢的白毛毛,不确定这是不是自己蛋里孵出来的
白毛毛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疑惑的抬起头,小黑豆眼顿时就亮了起来
阿母回来啦! 嘎嘎~ 白毛毛扔下吃剩的蛋壳,乍着小翅膀摇摇晃晃的就往苏窈的方向走
不过刚出壳的白毛毛显然还不会走路,歪歪扭扭的走了两步就左脚绊右脚,一个屁股蹲儿坐在了地上
不远处的苏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白毛毛乍着翅膀茫然的坐在地上,黑豆眼巴巴的看着不远处的苏窈,十分委屈
屁股好痛,阿母怎么还不来抱自己
苏窈嘴角翘了翘,往前两步,把坐在地上的白毛毛抱了起来
白毛毛黑豆眼亮晶晶的,小翅膀用力的挥了两下,亲热的跟阿母打招呼: 嘎~ 阿母
苏窈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他的脑袋, 你是从蛋壳里爬出来的? 白毛毛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看到地上吃剩的蛋壳,马上用力的点点头, 嘎嘎~ 都是毛毛吃哒
苏窈半信半疑,掌门千叮万嘱交代自己一定要照顾好的蛋,孵出来的却是只鸭子? 不信邪的把白毛毛翻来覆去里里外外的又检查了几遍,苏窈无语,居然还真是只货真价实的小鸭子
算了 ,苏窈叹了口气,跟白毛毛对眼, 既然是掌门交代要照顾好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白毛毛歪着头,半懂半不懂,看见阿母冲自己笑了,就伸长脖子凑上去,跟她蹭了蹭脸,高兴的叫了一声
****** 山中无日月,十年时间转瞬即逝
白毛毛身形一点没变,力气却大了不少,每天跟着阿母到山里去采药,乍着两只翅膀,小爪爪倒腾的飞快
这天,白毛毛照常跟着阿母去树林摘草药
今天却跟往常有些不一样,背后有点凉飕飕的 白毛毛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
假装乖乖的跟在阿母后面,走了两步,白毛毛猛的一回头,贼亮的黑豆眼警惕的看着周围,树林里静静的,没有风,连树叶都没有动一下
白毛毛砸砸小嘴巴,佯装转过身往前走,接着又一个猛回头
树林里还是静静的,头顶上的树叶打着旋儿落下来
走远了的苏窈回头叫他, 白毛毛,赶紧过来
白毛毛扇了扇小翅膀, 嘎~ 的应了一声,迈着小短腿腾腾的往阿母那边跑了过去
树后的郎君羡虚脱的瘫在地上喘气
他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瘦弱的身体已经维持不了太过剧烈的运动,头上的尖尖的耳朵警惕的竖着,尖利的爪子无力的松开
父亲不知道给他喝了什么从母亲把他救出来,又流落到山里,他的身体就一直在变化,从耳朵,到爪子,再到尾巴 不属于人类的特征一点一点的出现在他的身上,身体也一天比一天虚弱,树林里找到的蘑菇已经满足不了总是感到饥饿的肚子,潜意识告诉他,他得吃肉,不然再这么下去,他会死
郎君羡舔了舔干裂的唇瓣,随手抓了一把树边灰扑扑的蘑菇,大口大口的塞进去,靠着大树慢慢的恢复体力
想到刚刚走过去的鸭子,肥肥胖胖的,郎君羡的肚子咕嘟嘟的叫了一声,如果抓住它,应该能填一填肚子
等恢复的差不多了,郎君羡循着之前留下来的气味,一路追踪过去
那种被人盯着感觉又出来了
白毛毛不高兴的扑腾小翅膀,亦步亦趋的跟在阿母身边,这里是阿母开辟的药田,每隔几天阿母都要过来照看药草,白毛毛好动,从会走路后,就一直跟着阿母过来
阿母专心的在采药,白毛毛塞了一朵小蘑菇到嘴里,咬了咬,略带苦涩的汁液溢了出来,白毛毛用力的甩甩头,呸呸的把嘴里的苦蘑菇吐了出来
特别不高兴的扇了扇小翅膀
嘎~ 难吃! 苏窈转头笑他 让你瞎吃东西
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往前给药草们施肥
白毛毛咂咂嘴,又呸呸的吐了两下口水,等嘴里感觉不到苦味儿了,这才高兴起来,乍着小翅膀在药田里瞎蹦跶
彻底忽视了远处饥渴的目光
郎君羡趴伏在草丛里,身体紧绷着,尾巴紧紧的贴在地上,尖利的爪子在泥土里轻轻的摩擦
眼前的这只鸭子,看上去真肥呀~ 郎君羡咽了咽口水,使劲忍住自己立刻扑上去的冲动
再等一等,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白毛毛无知无觉的继续在田地里蹦跶,追着一只彩色的蝴蝶到处跑,不知不觉,就被引着离郎君羡埋伏的地方越来越近 郎君羡绷紧身体,爪下暗暗蓄力,等白毛毛跑到他跟前时,便猛地扑了上去
第2章:雨泽山(二) 白毛毛被按住的时候是懵逼的,茫然的蹬了蹬腿儿,试图翻身起来
身上的不明生物把他按得很紧,几乎整个身体都压在了他身上,尖利的爪子紧紧的按住他的肩膀,抓的白毛毛有点痛
白毛毛被压得难受,小翅膀也扑腾不起来,干净的毛毛也被弄脏了,从破壳以后从没被这么粗暴对待过的白毛毛很生气
生气的后果就有点严重
之前说过,白毛毛的力气很大
或许是这几年光吃不长个儿,就全长在了力气上
于是hin生气的白毛毛,再次用力的蹬了蹬腿儿,憋了一口气,乍起小翅膀,一把掀翻了压在身上的郎君羡
被掀翻的郎君羡: ??? 用力一扑后的郎君羡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动作,只能靠身体的重量压住身下的猎物,准备等体力恢复一点后再下手开吃
然后他就猝不及防的被掀翻在了地上
郎君羡懵逼的抖了抖耳朵,本能的撑着爪子往后退了两步
虚张声势的瞪着昂着脑袋一脸神气的白毛毛
白毛毛绕着这个忽然出现的不明生物走了两圈,还贱兮兮伸着脖子凑到人家跟前看,觉得这家伙跟阿母有点像,但是阿母没有耳朵,也没有尾巴
嘎! 你是谁?! 郎君羡警惕的瞪着白毛毛,白毛毛的视线跟他对上,顿时就有点暴躁,迈着小爪爪焦躁的走了两圈,跳到他头上,用力踩了踩
嘎~ 快说
郎君羡无力的甩了甩头,换来白毛毛粗暴的一翅膀,顿时就有点晕乎乎的,两只眼睛都开始绕圈圈
白毛毛苦恼的坐在不明生物的头上,觉得屁股底下的毛毛挺舒服的,顺便还使劲儿的蹭了两下
蹭了一会儿,察觉屁股下面的东西没动静了,白毛毛伸长脖子看了看,有些不解,在他额头上啄了啄, 嘎嘎? 郎君羡体力已经耗尽,抓白毛毛的那一刻已经用光了他全部的力气,现在被白毛毛一通折腾,他就彻底歇菜儿了
白毛毛从他头上跳下来,支棱着翅膀拍了他两下,见他还是没动静,就有点慌了,忍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
嘎嘎 阿母! 不远处的苏窈听见叫声,心里一紧,立刻往声音源头赶去
到了地方,就看见白毛毛伸着腿儿坐在地上,小翅膀没精打采的垂着,苏窈紧张的把他捧起来, 毛毛
怎么啦? 白毛毛撒娇跟阿母蹭了蹭脸,软着嗓子叫了一声,用翅膀尖尖指了指地上躺着的郎君羡
苏窈这才注意到地上躺着的孩子
脸朝下趴着,看不清长相,看身形只有九、十岁的样子,头上的一对耳朵软趴趴的搭在头上,尾巴紧紧的夹在双腿中间
苏窈皱了皱眉,把白毛毛放在背后的背篓里
上前把趴在地上的孩子翻过来,一张脸脏兮兮的,跟花猫似得,不过依稀看得出来,五官很精致,轮廓很深,身上穿的小衬衣还打着领结,如果不是破破烂烂的,看起来更像富贵人家的小少爷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一个人跑到了这深山老林里? 苏窈把人抱起来,不小心触到了他身上的伤口,郎君羡低低的呻吟了一声
苏窈把他腰上的衣服掀起来看了看,肋骨嶙峋
瘦的吓人,还有深深浅浅的伤痕,再结合他异于常人的形态 苏窈叹了口气,多少猜到了一点这孩子流落到这的原因
妖族衰落,人族大兴,人、妖两族的地位日渐悬殊,发展到现在,修道者认为妖族就是血脉低贱,半人半妖更是血脉驳杂,为人族所不齿
下得了手的,一般都是趁着还小直接处理掉了;下不了手的,便寻个深山老林一扔了事,是死是活,就全凭造化了
这孩子这幅模样,被父母扔到这深山老林里倒也不稀奇
把人抱好,苏窈拍了拍不安分的蹦到自己脑袋上的白毛毛, 抓稳了,我们回家, 嘎~ 白毛毛握紧爪爪,伸直小翅膀,黑豆眼闪闪发光,飞飞
****** 回了住处,苏窈找了草药,简单给他包扎了一下,又熬了一碗汤药,捏着鼻子给他灌了一大碗
郎君羡这才有了些活气,胸腔的跳动也越来越强烈
苏窈安置好了人,就去外面收拾自己摘回来的草药,白毛毛难得没有跟着出去捣乱,乖乖的窝在郎君羡的胸前
小黑豆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郎君羡的脸看
虽然什么都还不懂,白毛毛还是看直了眼,这人洗干净了以后真好看呀
郎君羡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胸口闷得慌,用力的喘了一口气,正好跟胸前黄绒绒的一团对上了眼
白毛毛高兴的伸直脖子打招呼, 嘎~ 郎君羡本能的绷直了身体,耳朵直直的竖起来,虚张声势的龇着牙,警惕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没得到预料中回应,白毛毛有些失望,在郎君羡胸口略不高兴的蹦了两蹦,乍着翅膀跳下床去叫阿母
郎君羡: 苏窈跟着蹦蹦跳跳的白毛毛进屋,看见郎君羡蔫答答的躺在床上,柔声道: 醒了,饿吗? 郎君羡迟疑了一瞬,到底扛不住空空的肚皮,犹豫着点了点头
苏窈一笑,转身出去给他端煮好的粥
肉粥熬得又香又浓,郎君羡顾不得烫,稀里哗啦就把一大碗粥喝了个底朝天,喝完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碗底
把干干净净的碗递给苏窈时,目光充满了不舍
苏窈心中好笑,暗道果然还是个孩子, 你现在不能多吃,先吃一点垫肚子,等肠胃适应了再吃
郎君羡低着头,沉默的不说话
苏窈也不恼他,端着碗出去收拾,留白毛毛在屋里陪他
等人走了,郎君羡才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睛打量周围
看上去有点破旧的屋子,墙壁上连涂料都没刷,灰色的水泥皮赤裸裸的露在外面,衬的屋子里有些暗
收拾的倒是很干净,家具摆放的位置很巧妙的没有挡住光线,门跟窗子都大开着,外面的阳光明晃晃的照进来,照亮了略显得阴暗的房间
郎君羡看着桌上的蜡烛,心里惊奇,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连电灯都用不上?又想到刚才的女人,看到自己这幅样子眼睛都没眨一下,郎君羡心里一惊,背上出了一层冷汗,救自己回来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郎君羡心里盘算着万一出事,自己逃跑的胜算,一回神,就看见了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的白毛毛
两只黑豆眼亮晶晶亮,有时候跟人似得 拍了拍额头,郎君羡觉得自己想得太多
伸手把床边的白毛毛抱起来,看见自己锋利的爪钩,郎君羡小心的、不甚熟练收拢了爪尖,把白毛毛捧在手心里
然后两个小崽子就大眼瞪小眼了
郎君羡头上的耳朵不自觉的抖了抖,问他, 你叫什么? 嘎,嘎嘎~ 我叫白毛毛
白毛毛昂起小脑袋,骄傲的回答,对自己的名字很满意
郎君羡好笑的伸出爪尖,轻轻的戳了一下他的毛肚皮
嘀嘀咕咕, 答的还挺像模像样的,跟听得懂人话似得
白毛毛不提防,被他戳的一下子坐在了手上,两个小细腿晃了晃,扑腾着小翅膀就想起来
郎君羡看的好玩,等他快站起来的时候,又伸出爪子,在毛乎乎的肚皮上又戳了一下
于是刚刚站起来的白毛毛又坐下了
白毛毛: 有点森气
看出面前这个好看的人故意逗自己,白毛毛有些气呼呼,干脆就坐在这人手上不起来,还张开小嘴巴,恶狠狠地在手指上咬了一口

本篇《家禽界扛把子 上全本完结—— by:绣生》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qita/75066.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心上友(三)全本完结—— by:易容术九 心上友(四)全本完结—— by:易容术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