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偏执大佬养大后(上)+番外全本完结—— by:唐殊墨

2021-09-25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

  苏南川在10岁这年被父亲接到城里。
  父亲:爸要结婚了,你会有一个温柔漂亮的阿姨,一个阳光开朗的哥哥。
  父亲死的那一夜,苏南川被阿姨带回了新家。
  不料阿姨漂亮是漂亮,却夜不归宿整日酗酒。
  而哥哥Y.郁狠戾,更是和阳光开朗完全搭不上边……
  一个家里三个人,两个玩命,一个怂。
  苏南川小心翼翼,谨谨慎慎,在夹缝中决定抱紧哥哥的大腿。
  严烃扬13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孩子。
  说起来可笑,明明自己还是个孩子,却要照顾另一个孩子。
  小孩从一个“兔包子”被他养成了白天鹅,软软糯糯漂漂亮亮,夜里扒着他的胳膊,黑亮的眼里满是纯真,曾是严烃扬无边黑暗中唯一的光芒。
  “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严烃扬信了,却没想到他养大的小兔包子有一天会自己跑。
  多年后,人声嘈杂的酒局。
  苏南川见到了八年未见的严烃扬。
  此时,白天鹅变成了三线小明星的经纪人,
  而严烃扬身份一换,变成了说一不二让人闻风丧胆的金主爸爸。
  苏南川腆着一张脸,拉住男人的衣角,借着少年时的情分,想给自己手底下的艺人拉点资源:哥……
  严烃扬冷冷一笑,毫不留情面道:谁是你哥?
  严烃扬:换个称呼,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南川、严烃扬 
第1章 葬礼(修文)
  略狗血,纯为剧情服务!!!
  预收文求收《主角团全在攻略我[穿书]》Y.险狡诈心狠手辣反派攻  VS  海王(攻以为的)美少年受  安西市靠东的一座小村子里,刚过完年没几天,一场大雪洋洋洒洒的落下来。
  雪下了三天三夜,早晨的时候终于停了。
  村支书徐大烟袋吃过早饭,像往常一样披上一件棉袄,和几个老伙计在村口溜达,忽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从西南方某一户人家传来。
  徐大烟袋等人先是一惊,后急忙跑去推开苏家掉了漆的破烂大门,就见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趴在一个身穿灰色棉衣棉裤的老人身上。
  男孩只穿着一身青蓝色的秋衣秋裤,整个人哭得面色通红,瑟瑟发抖。
  而他身下的老人不知何时倒在雪地里,身体僵硬,一张脸灰白灰白的,早已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
  铿锵有力的唢呐声,如诉如泣,从一大早就在村西南口吹响,余音绕了半个村庄。
  苏家破败的掉漆大门挂起了缟门纸,不大点的院子早已搭起了黑色的灵棚。灵棚下,一张老旧的八仙桌充当了供桌。
  供桌前,一地干枯的谷草上正孤伶伶的跪着一个半大点儿的孩子。
  这孩子身形瘦弱,穿着一身不合身的白色孝服,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被白布埋起来的一样,他缩成一团,小小的身影不停的发着抖,也不知是冷得还是吓得。
  不远处,徐大烟袋和几个村治丧委员站在那里,大烟袋混合着灵棚里的香火,袅袅直上。
  “可怜啊,这苏婶才60,咋就走得这么突然呢?留下这么一个十岁的娃娃,可怎么办?”
  “听说是夜里出去上茅厕,摔了一下就没爬起来,就这么在雪地里躺了一晚上……”
  “咦?她不是还有个儿子吗?儿子还不回来?”
  “已经通知了,城里回到咱们这边怎么也要几天吧。”
  “可怜啊,这苏婶也没什么亲戚,这一走带孝的人也只有一个小娃娃……”
  几人扭头看向跪在火盆边的男孩。
  男孩正用宽大的袖子摸着眼泪,另一只手则往火盆里扔纸钱,头上宽大的孝帽将他的小脑袋压得很低很低,孤独又可怜。
  几人看得叹气的叹气,摇头的摇头,正要上前去给老人磕头,这时,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从大门口响了起来。
  这哀嚎声当即惊动了徐大烟袋等人,几人忙叫喊着跑过去,闹出不小的动静。
  跪在火盆前的苏南川听到这阵动静,微微抬起小脑袋,朝大门口的方向转了转,很快又转了回来。
  他什么也没看见,头顶的丧帽太宽大了,遮住了他半边视线,隐隐约约好像看见徐大烟袋拿着一身白色的孝服往什么人身上套。
  是什么人呢?他不知道也并不关心。
  他的奶奶去世了,奶奶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他的人,一把屎一把N;的把他养大,他还没长大,还没来得及孝敬奶奶,奶奶就走了。
  苏南川呜呜的哭着,他哭得很伤心很伤心,小小的身影一抽一抽的。

本篇《被偏执大佬养大后(上)+番外全本完结—— by:唐殊墨》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dyq/96047.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限定初恋全本完结—— by:桃白百 被偏执大佬养大后(下)+番外全本完结—— by:唐殊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