拣尽寒枝+番外 作者:胭脂藤

2015-09-01
关灯
护眼
字体:[ ]
书名:拣尽寒枝作者:胭脂藤文案张寒时与叶初静的七年,就是一大盆狗血泼面而来。从轰轰烈烈开始,到惨淡收场结局,张寒时为自己总结成一句渣渣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叶家的长房长孙,最终回到他人生应有的轨道上,和一个女人结婚、生子。而张寒时,带着叶初静给予他的背叛一败涂地,惶惶如丧家之犬。万念俱灰时,一纸诊断却让张寒时从地狱回到这荒唐的人间。活了二十多年,张寒时第一次意识到,他的身体竟和别人不一样醒悟还不算晚,可当事过境迁,谁来告诉他,这个每天杵他家门口,比八卦小报记者还死不要脸的货是哪位?!亲,画风不对啊!!排雷:狗血,杰克苏。攻前期渣,后期是个臭不要脸的老流氓。受有生子,但详细过程描写是没有的,攻本来也要生一生(奇葩的作者被吐槽了)=_=其他容我再想想请诸君带好避雷针!!!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边缘恋歌 生子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寒时,叶初静 ┃ 配角:林森,张乐 ┃ 其它:暂无  ☆、1    天刚亮,外面就下起了雨。  张寒时被滴滴答答的雨声吵醒,从床上半坐起身,点燃了一根烟。  隔着灰白的烟雾,他的脸模糊不清,有些淡淡的萧索。不过即便如此,张寒时仍然是个漂亮的青年,雪白皮肤,鲜红嘴唇,浅褐色的眼珠带着点异域风情。被这双眼睛盯上,总能让人联想起妩媚的波斯猫。他的眉毛、鼻子却又格外利落英挺,将那点绮丽风情调和得恰如其分。  就像一株热烈盛放的鲜红玫瑰,吸引着人的目光。  他半撑起膝盖,沉默不语,只是一口一口地吸烟。  相比张扬的外貌,他此刻的神情阴沉,大概是由于外头的天气,又或者因为他又梦见了那个人。真是奇怪,梦里的叶初静仍像许多年前一样,他就站在他面前,可任凭张寒时用尽全力,却怎么也看不清对方的面容。  他只听见叶初静对自己说:张寒时,我已决定同龙俪结婚,我们分手吧。  那声音漫不经心,又冷又轻,不知为什么,梦里的张寒时却听得清清楚楚,就像他从未忘记过一样,明明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不知谁曾说过,背叛与伤痕远比爱更铭心刻骨,也许说这话的人是对的。  他们七年的感情,终究成了一场笑话。张寒时以为自己全情投入,叶初静必然和他一样交付了真心,可惜转眼他就丢开了他,像丢一个终于厌弃的玩物,然后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回忆起往事,张寒时嗤笑一声,忍不住自嘲:看吧,看吧,当初爱得要死要活,天崩地裂又如何,放在心尖上的朱砂痣明月光,最后还不是变成一团被拍打在墙的蚊子血?污糟不堪得简直触目惊心。  张寒时收回思绪,决定不再去想,如今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继续被这些往事所困,那还真是庸人自扰了。吸了口烟,让烟草辛辣的气息在体内滋长,又长长吐出,张寒时把脸藏在这些暧昧的袅袅烟雾后。  房间的空调打得很低,微凉的空气接触到他裸|露的胸膛,让皮肤激起了细小的疙瘩。白色被单下,张寒时未着寸缕,他的肉体如同他的脸一样,仿佛上帝之手的造物。仅仅随意抽烟的动作,便自成一幅画景。  吸完一整支烟,张寒时长出了口气,眉宇之间仍有萦绕不散的阴郁。他讨厌下雨。湿漉漉的雨天会让他想起一些不好的记忆,这座城市却又总在下雨。  发了一会儿呆,张寒时干脆起床,进浴室冲了个澡,擦干头发,随便套了身衣服,就推开卧房的门。  爸爸!  刚踏进餐厅,小家伙张乐奶声奶气的童音就响了起来。  一把抱起啪嗒啪嗒朝他扑过来的肉团子,亲了一口,张寒时又拍拍张乐的小屁屁,掂了掂分量,小胖猪。说完,便又捏捏他肉嘟嘟的脸,十足的亲昵。  小家伙在张寒时怀里被逗得咯咯直笑,像条胖乎乎的蚕宝宝一样,扭来扭去。  乐乐,快下来。让爸爸吃早饭。一边有声音插了进来。是柳佳莹。他名义上的妻子。  早。  早。  两人客气地打完招呼,柳佳莹就将张寒时的那份早点摆到他面前。豆浆,油条,香菇菜肉馅的包子,都是最平常不过的中式早点。  今天医院加班吗?张寒时抓起油条咬了一口,就问餐桌对面的柳佳莹,我答应乐乐要带他出去玩,如果有时间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  夫妻两人相敬如宾,平日里各忙各的,除非必要,谁都不会去干涉插足另一方的私人空间。医生的工作让柳佳莹忙起来经常早出晚归,所以张寒时特意提前询问了一句。  他刚说完,身边张乐这小家伙包子也顾不得啃了,不知道遗传自谁的那对乌溜溜的眼睛就眨巴眨巴,亮晶晶地盯向柳佳莹。虽然脸上写满了期盼,小家伙又非常乖巧,也不闹腾,也不缠人,只是看着。  我没什么安排。柳佳莹一笑,严肃冷淡的脸瞬间给人以一种舒适柔缓的感觉,笑起来和不笑判若两人。难怪被张寒时宠上天的张乐,一见她就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  那好,我五点半来接你下班。张寒时说。    吃过早饭,柳佳莹这位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女强人就匆匆出门上班去了。  张寒时将三岁半的小张乐送去了托儿所,回到家,又一头钻进书房,将新出炉的稿子完整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地方,才将稿件发到了相熟编辑的邮箱。  这几年笔耕不缀,张寒时也算有了一些小小的收获,他并非科班出身,深知自己天赋有限,写的也不是什么传世名作,能有今天,不过是以勤补拙。  把邮件发送出去后,张寒时又打开工作用的企鹅,和另一位杂志编辑沟通聊了一会儿。然后,他关掉窗口,开始专心码起另一篇稿子。工作的时候张寒时总是非常投入,时间不知不觉一晃而过,等他停下来一看,发现已过了中午。  关掉电脑起身,张寒时为自己下了一碗面条。金黄的鸡汤打底,面条柔韧雪白,几棵烫熟的青菜,一个圆圆的边缘煎得焦黄的荷包蛋,再撒上白色芝麻和翠绿葱花,简单却香气扑鼻。  他的好厨艺,还有那些弹琴,画画,舞蹈,瑜伽的才艺,都是因为叶初静喜欢他才拼命去学,现在想想真没意思,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这些东西甚至远抵不上一块面包来得实在。  唯一还算没落下的,如今大概也只剩这门下厨的手艺了。  默默吃完面条,洗了碗筷,张寒时又回到书房工作,等时间差不多,他换上衣服就出了门。    去幼儿园接宝贝儿子的时候,张寒时不出意外又受到了妈妈军团的围攻,在收下不少自制小饼干,糖果之类的礼物后,才好不容易抱着小张乐突出重围。  爸爸,我可以吃糖吗?  坐上车,在张寒时弯腰替张乐系上儿童座椅的安全带时,小家伙看着一边包装得五颜六色的糖果,乌溜溜的眼睛里流露出渴望。  可以,不过只能吃三颗。摸摸小张乐的脑袋,张寒时神情宠溺,多吃了牙疼。  嗯。点点头,小家伙打开糖果包装袋,不多不少数了三颗,然后剥开糖纸,本着好东西要分享的原则,将草莓味的牛奶软糖递到张寒时面前,爸爸,你吃。  乖。把糖含进嘴里,糖果甜蜜的滋味似乎让张寒时的心都跟着柔软下来。  他这儿子,年纪不大,却已懂事得叫幼儿园的老师和其他孩子的家长们啧啧称叹,转而纷纷向他请教育儿经,弄得张寒时经常哭笑不得,自己哪有什么经验?他唯一的秘密,一旦公之于众只怕也过于惊世骇俗。  亲了亲儿子软嫩的脸蛋,张寒时关上车门,发动了汽车。  半小时后,他们就到了晋江市最好的中心医院,柳佳莹就在这里上班。通完电话,柳佳莹让张寒时在停车场等她,说她马上就好。  此刻外面雨已经停了,张寒时干脆下车,斜靠着车门点燃了一支烟。  时时?  听见背后那不太确定的声音时,张寒时的身体猛地颤了下,手里的香烟也滚落到湿漉漉的地面上。  他以为这辈子再无交集的人,仅仅只凭声音,张寒时就已认出了他。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他动作僵硬,一瞬间连呼吸都停止了,那感觉仿佛有一生那样长,事实上却仅仅只过去了一两秒。  回过头,视线迎上那对如午夜天空般漆黑深邃的眼睛,双方的目光在空气中交缠片刻后,张寒时以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置信的平静语调,客气地点头招呼道:好久不见。  站在他不远处的叶初静,就像从张寒时今早的梦境中走出来一样。他的模样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只是更加老练成熟了,高挑的身材,不俗的衣着品味,加上眉清目朗、气质出众的脸庞,天生就带着一股上位者从容不迫的气度。  时时,真的是你?  张寒时看着他的同时,对面叶初静也已快步向他靠拢,他仍叫着两人在一起时张寒时的小名,态度亲昵自然,就好像他们分开的四年时间根本不存在一样。  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张寒时挤出笑容,努力让自己的脸色和缓一些。他与叶初静之间早已曲终人散,当年的他入戏太深,最后闹得很不好看,想来也是太傻。多亏叶家人给予的教训足够深刻,让他明白自己的身份,只不过是别人眼中的一个玩意儿,叶家要碾死他,实在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得多。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  喜欢的话欢迎收藏留言,么么哒。╰(*°▽°*)╯    ☆、2    他退避三舍的动作,让叶初静微愣了愣,似是有些意外。  时时,你什么时候回来这里的?但叶初静不愧是叶初静,他很快又勾起嘴角,眼神里多了些不动声色,当初你不告而别,学校其他人都不知道你的下落,我也派人来这找过,可他们告诉我,当初的那个地址已经换人住了。这几年你过得好吗?  话尾低沉的嗓音带着恰到好处的磁性,像一片轻柔的羽毛勾在人的痒处,如果是许多年前的张寒时,大概又会被这把好嗓子迷得七晕八素,但此刻,他的心却再无一丝涟漪。  嗯,出了一些事含含糊糊回了一句,他并不想告诉叶初静他这几年都遭遇了什么,既然爱已随风,那么往事最好不要重提。  因为两人分手,张寒时连大学都没能毕业,就满身狼狈地从北方逃回了南方故乡。听到此时叶初静还在提及往日同学,他只觉得好笑。  他嘴里那帮所谓的好同学、好哥们儿,背地里干的恶心龌龊事,给的那些难堪,张寒时觉得自己一个男人,不至于学那些娇滴滴柔弱的女孩子一样告状哭诉,所以他从未当面向叶初静抱怨过一句。  现在想来真是自欺欺人,叶初静是什么人?难道他会不清楚在他眼皮底下发生的这些事?无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可笑那时的他不愿意看清,甚至还为叶初静找尽各种理由开脱,那帮高高在上的人渣有一句话说的对极了,他就是一贱货!难道还指望出身矜贵的叶家长孙,会为了这么个下贱货色跟兄弟撕破脸?  挺直了背,却移开了目光,再与叶初静对视下去,张寒时怕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而被对方发现些什么。  他是个男人,自从十六岁那年遇见叶初静,从追求,表白到最后在一起,因为可笑的爱情,因为他爱他,张寒时心甘情愿,让叶初静在床上换着花样地折腾摆弄他。他已将他变成了一个只能对着男人才硬得起来的同性恋。张寒时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后代,但世事难料,偏偏他有了张乐。  万幸小家伙现在正在车里啃他的奶糖,黑色车窗加上阴沉的天色,足以隔绝外界探究的视线。  以前的事我一直很后悔,时时,当年是我不对  张寒时对面,西装革履,贵气十足的男人款款情深,眼底柔情似水,让不知情的人看了,还真以为他是多么痴心不改。也许他的这番表现能感动许多旁人,却已无法再感动张寒时。  张寒时心想:或许他终于摆脱了名为叶初静的魔咒。无论爱一个人或恨一个人,都需要力气去坚持,当伤痕太深掩盖住一切时,连这份爱或恨的力量,都会跟着一并消失不见了吧。  若按时下流行的言情剧套路来演,多年前狠心抛弃主角的负心人幡然悔悟,一朝浪子回头,主角必定感动不已,热泪盈眶,并大度表示原谅,最后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但张寒时已过了相信童话的年纪,人活着,总得向前看,生活已如此艰难,没有人会长久停留在原地,只为等待另一个人回头。  只要想通这些不算太难明白的道理,心里也就释然了。所以对叶初静这份迟到的歉疚,张寒时连眼睫都没多颤一下,他摇摇头,神色平静地回答:不,那时是我太不懂事了。不明白好聚好散的道理,你照顾我良多,是我该说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他确实该谢谢他,是叶初静教会了张寒时最重要的一课人不能一直天真下去,总有一天你得独自一人面对这世界的风刀霜剑,即使被割得鲜血淋漓,也只能咬牙坚持,直到百毒不侵,慢慢练就出一身铜皮铁骨来。然后有那么一天,你会发现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再轻易伤害你。  他心平气和的态度,却让叶初静脸上原本从容的笑意消失了,他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说不上来是高兴或不高兴,定定望着张寒时,像第一次认识他那样。  时时,你变了。他说道,好听的嗓音似在叹息。  对此,张寒时仍没什么感觉,他们已分开多年,期间他经历了许多,脾气处事发生一些改变再正常不过了。他不可能永远是那个爱憎分明,性烈如火的张寒时,不可能再一言不合,就冲上去和他看不顺眼的人干架。他折断了自己的锋芒,磨平了所有棱角,只为能够活下去。  叶初静见他并不搭理自己,无声拒绝的姿态已非常明显,他深吸了一口气,明明人就站在他面前,这一刻他却觉得那人已经离自己很远很远,远的都快要抓不住了。  他刻意低头不看自己,将优美的五官轮廓藏起,只留给他一个小小的发旋,让叶初静根本无从看清他脸上的神色。手伸到一半,又克制地放了回去,遇事从来处变不惊的叶初静,这下似乎难得地不知所措起来。  时时,你你怎么来医院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紧?我  寒时!  柳佳莹的声音从另一边突然出现,打断了叶初静,也让张寒时如蒙大赦,他赶紧抬头,回道:佳莹!  这一声亲昵的佳莹,让旁边的叶初静脸色都变了,但张寒时却顾不得那么多,他看向正朝自己与叶初静这边过来的柳佳莹,快步迎了上去平日里穿着总非常随意的她,今天特意换了身黑色半膝裙,头发盘成发髻,脸上也画了淡妆,看上去既简洁又大方。  更引人注目的是她的笑容,这个平日里一贯严肃的女子,此时脸上的笑意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幸福与甜蜜。张寒时与她拥抱,手挽着手,就像所有鹣鲽情深的伉俪,两人有说有笑,重新回到车边,看到仍站定在原地不动,脸色彻底沉下去的叶初静,张寒时似乎才想起要介绍  佳莹,这位是叶初静叶先生,他是我的老同学。  张寒时停顿了一下,才找到较为合适的称呼,毕竟剥离了他自以为是的情人身份,两人之间,便只剩下这层尴尬而又微妙的所谓同学关系。  叶初静从刚才起就紧盯着他不放,因为张寒时的话,他的脸色似罩上一层寒霜,嘴唇微微往下抿了抿。多年耳鬓厮磨,对他每一个细微的肢体语言都了若指掌的张寒时知道,那是他发怒的前兆。  但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张寒时看着叶初静,脸上的微笑虽礼貌周到却又带了明显的疏离,正如歌词里唱的那样他们已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叶先生,幸会。我是柳佳莹。不等张寒时继续介绍,柳佳莹已面上带笑,落落大方地向叶初静伸出手。  张寒时看着叶初静,他知他在人前最善伪装,心里哪怕怄得要死,也不会在一位女士面前失了风度。果然,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两秒之后,整个人僵立在原地的叶初静便松开了握紧的拳头,与柳佳莹快速握了握手。  柳小姐,幸会。叶初静目光灼灼,眼神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柳佳莹,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时时的下落,柳小姐你能替我照顾他,我十分感激。  他故意将话说得暧昧,柳佳莹哪里能听不出来,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柳佳莹勾着张寒时的手臂,笑容愈发甜蜜,寒时他不大愿意提及我们相遇前的往事,害我这个做妻子的总提醒吊胆,生怕他从前的日子过得并不顺遂。今日有幸能遇见叶先生这样关心他的老同学,我也就放心了。  两人你来我往,四目交锋,空气中仿若有火花劈啪作响。尤其听到柳佳莹自称张寒时的妻子时,叶初静双目微眯,神色更显深沉。张寒时不愿再同他纠缠下去,也担心真惹恼了叶初静,恐怕会对柳佳莹不利。他轻轻拍了拍柳佳莹的手背,替她拉开副驾的车门,接着又笑着叶初静说道:真是抱歉,今天我与佳莹约了共进晚餐,时间仓促,就不陪你多聊了,改日我再请你吃饭。  说着,张寒时就绕到另一边,一气呵成地拉开车门,准备坐进去,哪知手腕却被紧紧扣住了。  时时,我叶初静在这一刻不复沉着,他本能地拉住张寒时,微微倾身,还要再说些什么。  别这样。张寒时却像被烫到了一样,他挣脱他的控制,脸上的笑竟是怎么也维持不下去了。他只能迅速坐进驾驶座,关上门,任凭叶初静敲打车窗,都不予理睬,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他,迫不及待地发动了汽车。  直到将叶初静彻底甩在身后,张寒时紧握方向盘的手指才开始细细颤抖。  他突然想起许多年前,那时的他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对叶初静的身份底细一无所知,只当对方是个普通转校生,他甚至还同全班同学大声打赌讨论这么秀气文静的名字一定是个女孩子,结果自然是他输了。  当他转过头时,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教室门口的叶初静。十六岁的他还没现在那样高大,俊秀的轮廓却已成形,他穿着合体,整个人犹如一棵挺拔的幼松,散发着一股让人说不上来的强烈气场。他黑色的眼睛乌沉沉的,就那么盯着他。本来有些心虚的张寒时,这下子又被激起了好胜心,当即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这就是两人的初遇。  而现在,张寒时从后视镜望去,身形挺拔的男人依旧伫立在原地,一如当年的模样。作者有话要说:    ☆、3    离开停车场后,张寒时一家三口去了市中心。  在一间人气火爆的新开综合商场的二楼意大利餐厅吃完饭,夫妇俩带着张乐这小家伙,在儿童游乐区玩了大半个小时,又采购了一堆生活必需品,回到家时,张寒时已差不多将遇见叶初静的事丢开了。  倒是柳佳莹有些担心,听到他亲口表明没事后,柳佳莹也就不再多言。从他们认识的那一天起,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  四年前当张寒时带着一身的失意辗转返回故乡晋江市,等待他的却是更加沉重的一击含辛茹苦将他抚育长大的母亲病重。为了治病,家里那点微薄的积蓄很快花光,所有值钱的东西能卖的卖,能当的当,甚至连母子两人居住的那套有些年头的旧房,最后都转手卖了出去。  即便这样,张寒时仍没能留住当时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料理完母亲的后事,那时的他真正可以说得上是穷途末路。没住的地方,没收入来源,手里只有一张高中文凭,他几乎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工作,咖啡厅夜间收银员,剧组龙套,甚至建筑工地搬砖,张寒时都曾干过。  后来有一次,他在工地上突然昏倒,工头和几个工友把他送进医院,检查结果让他彻底崩溃了。当时那几个工友看怪物一样的眼神,以及周围人窃窃私语的态度,都让张寒时万念俱灰,浑浑噩噩的他甚至起了轻生的念头。  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在张寒时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他遇上了在那间医院工作的柳佳莹。若不是柳佳莹狠狠骂醒他,如果不是她,也许当年的张寒时早已经从医院顶楼跳下。他很感激她。  像张寒时一样,柳佳莹只爱女人,两个人各自都有说不得的苦衷,于是一拍即合,这段协议婚姻虽没有爱情,这些年他们彼此相处却早已像家人一般。几乎死过了一回,张寒时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也很珍惜。  看时间不早,两人互道了晚安,就各自回房休息。  和宝贝儿子一起洗完澡,浑身香喷喷的小家伙就像只无尾熊一样挂在张寒时身上,他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问张寒时:爸爸,我能和你一块睡觉吗?  平时小家伙有自己的房间,不过他要和自己一起睡,张寒时当然也不会拒绝,亲亲他软嘟嘟的脸颊,张寒时一手抱着他,又从一边的书架上抽了本童话书,要听什么故事?爸爸给你念。  《狐狸和时时》。小家伙倒十分干脆。  张寒时看了宝贝儿子一眼,心里拿他没办法,这小鬼灵精之前一定听到了叶初静叫他时时。像天底下所有傻爸爸一样,张寒时一点生不出气来,谁让他的儿子这么机灵可爱呢!  书是张寒时自己的作品,加上五彩缤纷的插图,倒一点也不枯燥乏味。父子两人一大一小窝在柔软的大床里,小家伙毕竟还年幼,当整个故事讲完,他也揉着眼睛打起了小小的哈欠,爸爸,小狐狸为什么要离开时时呢?  见他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的样子,张寒时放下书本,摸摸他的额头,柔声回答:因为小狐狸是狐狸,时时是人,他们两个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小家伙闭上眼,嘴里小声咕哝:那等小狐狸长大了,它它还会来找时时吗?狐狸和时时明明是最好的好朋友  儿子的问题,让张寒时有些愣神,对他而言这只是个故事,并且已经结局,但在孩子的心目中,虚构与现实的边界远远没有那样泾渭分明,狐狸和时时,他还在等待他们长大重逢。  端详着儿子熟睡的脸蛋,张寒时过了好一会儿,才伸手熄掉床头灯,无声躺了下去。    第二天临近中午时分,张寒时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出了门。  他将车停在蓝天咖啡厅对面的路边。天空又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张寒时打了把黑色的雨伞,即便只隔开一条马路的距离,他仍然不想被淋湿,透过伞抬头望了眼阴沉的天空,张寒时开始后悔跟人约在这时见面。  对下雨,张寒时有种深入骨髓的厌恶,大概因为跟叶初静分手还有母亲的去世,都是在这样阴雨绵绵的天气里吧。这种心理性的厌恶感,在昨天偶遇叶初静后就越发明显,它们缠绕着张寒时,如跗骨之蛆,无法化解。在他心中有个无法被阳光照射到的角落,随着年深日久,那里也正变得越来越潮湿阴冷。  张寒时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又见到了叶初静。  张哥!  推开咖啡馆的门,张寒时就听见了林奇咋咋呼呼的声音。循声望去,他的目光却与叶初静的对上了。那个气度清贵雍容的男人,还是那么醒目,他面带微笑,姿态闲适地坐在位子上,就像个守株待兔的猎人,看着他的猎物一步步踏入陷阱。

本篇《拣尽寒枝+番外 作者:胭脂藤》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hwx/61740.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阎王找我谈养喵+番外 作者:西方经济学(下) 少将!你媳妇有了!+番外 作者:艳鬼七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