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恶蛟 作者:毛鸟

2015-08-12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主受,淡漠包容攻X爱恨分明受我叫陈昌在,我想我大概是帅裂天际的。不然为什么一个有容乃(奶)大稳如poi的金龙会哭着喊着要收我做徒弟【并没有又为什么会有一朵只会笑眯眯的白莲花对我满是好感甩都甩不掉【并没有哎~~我总是在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帅气一句话简介:蛟龙和金龙外加一支白莲花的三角狗血师徒恋内容标签: 传奇搜索关键字:主角:卓子墨,龙岩,白潋华 ┃ 配角:小乌 ┃ 其它:蛟龙,龙神,白莲花  ☆、第一章  陈昌在醒来,是入目的黑,黑漆漆的视线,他却能看清黑暗中的一切。  弯弯曲曲河道,缓慢流动的河水,水底粘稠的淤泥,从旁游过的鱼儿,这些景象,让陈昌在知道了:他在水里,还是在水底。但他却能毫无障碍的呼吸,这是怎么回事?  陈昌在眨了眨眼,往上看去,他的上方是光亮的世界,点点光芒散落下来,微微照亮了水的表层,他动了动身子,打算往上游去。  但就在他动身子的那刻,地面似是跟着动了一下,让整个水底都混浊了起来,鱼类都躲在了一旁。  这是要地震了?陈昌在微愣,若是要地震,呆在不熟悉的水底无疑是危险的,他想着,身体更加想往水面窜去。  但他的腿似是被什么卡住了,根本提不上来,陈昌疑惑着往后看去。  但是,妈呀,他看到了什么?  一条巨大的尾巴,带着黑色鳞片的尾巴,在尾巴尖那里有着鳍的尾巴,这是什么东西?  陈昌在怕了,急的更想出水了,身体猛的用劲,不管身后震动声如雷,猛的窜出了水面。  一切似乎都平静了  但是,这里是哪里?  陈昌在看着面前的一切,傻了,这里是一个湖,一个很大的湖,湖水还算干净,但很深,湖面被太阳照耀着一片金黄,湖的周围树木丛生,这里是个很原始的地方。  想了半天,用原始这个词来形容这里,陈昌在纠结了,他是怎么到了这里的呢?  他记得他叫陈昌在,是现代的一个普通三好高中生,怎么到了这种地方?  再说,在现代这种原始的地方都会被保护起来的吧。  陈昌在想着,往岸边游去。  湖水拂在身上很舒服,但是有点不对劲,他的双手想举过头顶去扒开水往前游,可是半天他都没有看见自己的双手。  他的双腿想张开似乎也张开不了,陈昌在皱起了眉,这具身体怎么回事啊?  双手没见,双腿张开不了,但他却还可以游动的这么迅速,他这是学到特殊本领了吗?  陈昌在停了下来,眼睛往水面看去。  但是,他看到了什么?  水面上的倒影,呈现出的是一个头,一个巨大的头,像是牛头、但是头上的嘴却是驴嘴、嘴旁的上边有两条人须,虾眼、象耳、头上还覆满了黑色的鱼鳞,无角。  这是什么怪物?!  陈昌在吓的大叫一声,耳旁传来一声响天动彻的吼叫,陈昌在被震的在水里后退了几步。  身子猛然立起,在这时,他看到了一双爪子,一双短短的凤爪模样的爪子,镶嵌在一个巨大的条筒形身体上,这身子像蛇,在水里自动的缓缓游动,尾巴翘起,是带鳍的龙尾。  这是什么生物?!  陈昌在被吓的目瞪口呆,水里的倒影跟着目瞪口呆。  陈昌在吓的颤抖,铜铃似的大眼翻着白眼,竟是就这样吓得昏了过去。  宽阔的湖中,远远看见,一条巨大的不明生物,翻着肚皮,漂浮在水中。  再次醒来是在晚上,陈昌在动了动身子,巨大的身躯卷着水浪游动在水中。  黑暗对于陈昌在而言,似乎失去了效用,他仍能看清周遭的一切。  包括白天将他吓晕了的不明生物!!!  都说睡醒昏醒来的那一刻是最为清醒的,陈昌在现在就是这个时刻,他格外的清醒,清醒的知道了,这个不明生物就是他!!!这个蛇一样的身躯是他的!!!这个有着鳍的尾巴也是他的!!!  发生了什么?不过像往常一样去上学而已,不过就闯了次红灯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自己的手、自己腿、自己的身体都没了,成了这巨大的嗯,莫名生物?  牛头、驴嘴、人须,虾眼、象耳、蛇身、凤足,全身有鳞,这特征怎么这么的熟悉,陈昌在皱眉。  突然想起:百科里介绍的龙的特征不就是这样的么?  这是说,他变成龙了?!变成传说中的生物?!变成了中国古代的神龙?!  那是不是说,他从此可以崛起成神了?!  陈昌在眼神一亮,脑袋瓜迅速的运转,驴嘴咧开,似乎在笑。  他可以想象他那光明的未来,那是站在顶峰的未来!在这未来他是神龙,受世代供奉,掌握着雨水的给予,世世代代的人都要拜他为神明!!!  想着,陈昌在傻笑出声,那声成风,扇起湖面点点涟漪,远处,一朵白莲,开的正艳。  莲花纯白,在黑暗中却似乎闪着熠熠光芒,陈昌在好奇,四只短爪子挥动着,游了过去,莲花独此一支,笔直的立在湖中央,周围无任何一片莲叶衬托,它就那样的独然开放,独然发着纯洁的光芒,照亮了周遭的湖面。  真美。  陈昌在看着,不由感慨,在满是翠绿的树丛中,在满是水的湖面上,悄然的一朵白莲,纯洁如斯,映入龙的眼中,美的纯粹。  陈昌在看着看着,不由就出了神,着了迷,但它只是看着,不知为什么,它不敢触碰,它怕白莲过于脆弱,由它那笨拙的爪子一碰就会凋零入水。  所以,他仅仅是看着,静静的看着。  野外的夜晚,出奇的安静,陈昌只是个高中生,没有离开过父母,在城市中长大,也没有独自在野外过,甚至没有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过一晚,但是,在白莲的陪伴下,他却并不觉得害怕,也不觉得孤单。  静静的看着,心中得到了别样的宁静,缓缓的缓缓的,眼皮下颌,他就那样沉下了湖底,睡了过去。  睡梦中,陈昌在梦到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衣长袍温柔笑着的人,陈昌在看不清他的样貌,却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温柔气息,他的嘴唇微张,似乎在说着什么,陈昌在凑了过去,想要听清楚他的声音,却什么也听不到。  他一急,走了过去,握着他的肩问:你说什么?你说大声点,我听不见。  那人淡定如常、模糊如斯,轻轻的说着话,这话,终是让陈昌在听到了,那人说:陈昌在。  仅仅三个字,仅仅唤着他的名。  陈昌在一愣,猛然惊醒,天已大亮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甩掉昨夜莫名其妙的梦,陈昌在在湖底张嘴咬杀了过密的鱼群,狠狠的饱餐了一顿后,玩弄着一只在湖底抓来的会说话的乌龟。  这乌龟刚开口说话的时候,吓的陈昌在一吼,龙啸弄的湖水翻滚,硬是卷走了几群鱼,让陈昌在着实肉疼了好一会。  要知道,这些鱼群都是他的食物啊,居然就这样被卷走了,鱼群居然就这样逃出生天了!不说陈昌在本龙不同意,就是湖中其他鱼群都表示不服啊!  但,再不同意再不服,卷走的已经卷走了,陈昌在只能怒视着罪魁祸首的乌龟壳,而那死乌龟已经缩回去好好的躲着了!  陈昌在怒了,朝着乌龟壳一吼,那乌龟壳被龙气卷上了空中溜了一轮又掉回了湖里,陈昌在屁颠屁颠游了过去,准备欣赏晕转转的乌龟,但是它瞧到的也只是一只安安稳稳趴在湖底的乌龟壳。  陈昌在火了,在湖底又吼了几声,用尾巴扫了乌龟壳几回,但那只是让湖里的鱼遭了殃,那货还是好好的藏着!  陈昌在撇嘴,失去了耐性,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只爪子抬起,身子前倾,就要踩爆那乌龟。  但是,那乌龟在陈昌在爪子接近它的那刻,突然就顺溜的出来了!它特么的就面带微笑的出来了。  陈昌在觉得这世界就神奇了,它在满是皱纹的乌龟脸上,看到了名为讨好的笑容!!!  于是,陈昌在收回了爪子,对着一张乌龟的笑容,它面带抽搐的就特么觉得这爪子踩下去就尼玛的负罪了,特么的爪子收回来就尼玛的伸不出去了。  然后,它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乌龟,顺顺溜溜的从它身边咻的一下跑掉了!  天地可鉴,真的是咻的一声,就不见了踪影,惊的陈昌在下巴掉在了湖底,捡都捡不起来!  是谁说乌龟爬的慢来着,是哪个科学证明乌龟的腿短来着,瞧瞧那速度,简直堪比光速!  突然,湖面有了声音,陈昌在在湖底敛神倾耳一听,是人的说话声  哥哥,伯伯他们说这里有怪物,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啊?  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陈昌在歪头,湖面又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  他说:这里的柴多啊,等哥哥砍了多多的柴,就可以给你买糖葫芦吃了。  糖葫芦?现代了谁还吃糖葫芦啊,虽然很好吃没错了,陈昌在想着,就轻轻的动了动身子,想要悄悄的上去瞧瞧。  但他忘了,他现在是龙,巨大的龙,这一动身子,整个湖面荡起了巨大的浪花,让在岸边的两兄妹,吓的抱成了一团瑟瑟发抖。  陈昌在黑线,两只铜铃大的眼睛冒出了湖面,看到了加起来还不够它一只爪子大的两兄妹,它一愣,这两兄妹穿着古代的衣服,古代的装扮,它这是不仅重生为龙还穿越到古代了?陈昌在瞬间明了,见那两兄妹还在瑟瑟发抖,它自认为的很亲和的对着他们扬起了一个笑容。  这一笑,喷出的龙息成风,差点将两兄妹卷走。  妹妹吓的哭了起来,哥哥见状,撩起斧头,挡在妹妹的身前,颤抖的道:怪怪物别过来滚开!!!  陈昌在一愣,不高兴了,怪物是叫它?这些个没常识的笨蛋,没看见它是龙么?是神龙!!!是你们该下跪拜见的龙神!  湖中的尾巴轻甩成浪,陈昌在对着两兄妹吼那吼其实是说:无知的凡人,还不下跪拜见龙神!  但是,那话,经过了喉咙就成了龙吼。  陈昌在愣,它这是不会说话了?  确实,自昨天变成龙之后它就没有成功蹦出过一个人类的音节出来,但是它一直没想到它竟是不会说话了!  陈昌在尾巴画圈,郁闷的黑了半边脸色。  那两兄妹可不知道陈昌在脑中的千回百转,他们看见的只有一条巨型的怪物凶恶的朝着他们吼叫,那吼叫所带动的风,无情的吹拂着他们幼小的身躯。  哥哥立刻决断,拉起妹妹,趁陈昌在分神之际,撒起脚丫子就跑!  陈昌在一愣,看见拼命逃离的背影,瞬间就玻璃心了。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你们跑什么啊?我这么和蔼可亲的龙神跟你们打招呼!)  但回应他的只有两道拼命逃离的身影。  陈昌在泪目,吼道:吼(回来)。  跑离它的身影不离它。  陈昌在火了,啪叽啪叽游到了岸边,就上了岸,迈着四只小短爪就追了上去:吼吼(我叫你们回来!)。  跑动的巨大蛟龙,引起了地面的强烈震动,陈昌在一心追回两道身影,没有察觉,但逃跑的两兄妹却因此摔倒在地,让陈昌在不一会就追上来了。它喘着气,看着恐惧的对视着它的两兄妹,吼道:吼吼吼,吼吼吼吼吼。(你们跑什么?龙神跟你们打招呼是你们的荣幸!)  怪物你你放过放过我妹妹,我我给你吃呜呜哥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颤抖的挡在妹妹的身前,一副自我牺牲的模样。  陈昌在一愣,郁闷的低吼:吼吼吼。(我又不吃人。)  不,怪物,你放了我哥哥我不要没有哥哥我给你吃妹妹大声哭着从背后拥住了哥哥。  哥哥跟着哭道:不要哥哥要妹妹活着呜呜哇  陈昌在看着擅自哭的欢腾的两兄妹,郁闷的低喃道:吼吼呜呜吼吼吼吼吼。(都说我不吃人了呜呜为什么你们就是听不懂,龙被冤枉也很无辜的好吗?)  哥哥妹妹没有理会陈昌在,继而狼嚎大哭。  陈昌在被哭的心烦,吼道:吼(别哭了!)  两兄妹哭的更厉害了。  陈昌在心烦意乱,上前微微加大了声音吼道:吼(都说别哭了!)  两兄妹被吓的停止了哭泣,陈昌在满意的眯了眯铜铃大的眼,举起短爪,侧着笨重的身子就想抚摸两孩子的头,以表示奖励。  突然咻的一声,陈昌在爪子一疼,笨重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嘭的一声,就砸在了地上。  陈昌在一愣,睁着那双铜铃大的眼,看向不远处,那里,不知何时,站着一位负手而立的男子。  男子轮廓冷峻,剑眉星目,身穿绣金锦袍,半披青丝,头戴金冠,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陈昌在撇嘴,用短爪支撑着身体,笨拙的爬了起来,朝男子警告的吼了一声:吼吼吼(你是谁?滚开,这里是龙神的地盘!)  男子抿起薄唇,朝着陈昌在一挥手淡然的道:孽畜,还不回到你该回去的地方!  男子那一挥手带着不可抗拒的劲道,竟是让陈昌在笨重的身体,飚了出去,飚落回了湖水中。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自飚落回湖中后,陈昌在就郁闷了,因为那陌生男子跟了上来,他不仅跟了上来,他还用了一盏茶的时间,在湖中央建了一个木屋,定居了!  就这样擅自在它的地盘定居了!  它作为这个地方的霸主该上去好好教训他一顿的!陈昌在想。  但想归想,他现在只能可怜兮兮的绕在白莲花的旁边,怨念的盯着在湖中央的男子。  那男子绝壁不是人类!  陈昌在的本能和常识这样告诉他。  它还没见过那个人类能在湖面上淡定的行走的,它也没见过那个人类能一挥手,空荡荡的湖中央就出现木屋的,它更没看见过那个人类见到它龙神不怕不崇拜的!!!  所以,陈昌在觉得那个男子不简单!但是,他究竟是什么呢?  撇嘴,陈昌在绕着莲花游了几圈,就冒着咕噜咕噜的气泡沉入了湖底,挖出了藏在淤泥下的乌龟,吼道:出来,我不玩你,有事问你。(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在湖底抖了一下,缓缓自壳中探出了一个头。  陈昌在趴着,和它对视吼道:那个人是谁?你知道不?(吼吼吼,吼吼)  乌龟瑟缩了一下,张口,缓缓说出了人类的话道:那个人身上有仙气,是仙。  仙?(吼?)陈昌在歪头吼道:自古神仙是一家,他和我是同行?!(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似是被陈昌在的话笑到,满是皱纹的脸笑的眼睛完全眯成了一条线。  陈昌在看着,郁闷的吼道:你笑什么?(吼吼吼?)  乌龟道:你一条无角的小蛟龙,连人类的话都不会说,妄想成仙,起码得修炼个千把来年。  陈昌在横眉竖眼:你说什么?!(吼吼?!)  乌龟瑟缩道:本来就是啊,自古蛇修千年渡劫成功便成蛟,蛟修千年渡劫成功便为龙,你连角都没有,肯定是化蛟时渡劫失败了,今后妄想成龙神,起码再修千年把角练出来,再修千年成功化龙,所以,最迅速你也要两千年光阴才能为龙神,现在连蛟都称不上就妄自称神,不好笑吗?  陈昌在愣:你这意思是我是妖?(吼吼吼吼吼?)  乌龟同情的看着陈昌在道:认清现实吧。  陈昌在呆愣道:不是,这是个什么世界?还有修炼这回事?(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撇了撇嘴道:你不会刚才摔回湖里,摔坏脑子了吧?  陈昌在瞪眼:废话少说,快回答我,不然踩爆你!(吼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咻的一下,缩回了壳里,只剩两只小眼睛在外盯着陈昌在:这不公平,你有本事去欺负那仙啊,在这里欺负才500年修行的我算什么?!  陈昌在轻哼:我就没本事了,就欺负你了!怎么着?(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欲哭无泪的看着陈昌在。  陈昌在恶道:废话少说,快回答我问题!这是什么世界?怎么还有修炼这回事?是不是这里所有生灵都能修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不情愿的道:对啊,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啊,所有生灵都能修炼,包括人类,不过一般人类是修炼不了的,不仅修炼不了他们甚至区别不出妖、人、神,而能修炼的,修炼成功了便成神成仙,成神成仙后就会升天,天上的世界就只有神仙知道了,修炼不成功的就成会成魔,成魔后本身心性会被影响,最后为恶的话会被神仙收服,而在修炼途中的我们就通通称为妖了,当然也有天性是魔是妖是仙的,那类人就是一生下来就带了仙气妖气魔气,是天生受到眷顾的人!  陈昌在听着,心里默默流着海带泪,原以为这个世界是古代,就它一条龙,就它一条龙神,结果尼玛的原来这世界是还存在神、魔、人三界的远古时代啊,原来它不是神,是妖啊,龙妖!  陈昌在郁闷的趴在湖底,看着乌龟低吼问道:你有五百年修行了,那我有多少年的修行?(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撇嘴:我哪知道你啊,但是我五百年都在这湖里,我来这的时候你就在这里了!  陈昌在一愣,看向乌龟,乌龟道:你起码修行比我高。  陈昌在撇了撇嘴吼道:那为什么你会说话,我却不会?(吼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翻着白眼道:谁叫你偷懒。  陈昌在疑惑:偷懒?(吼?)  乌龟道:我来这五百年,每一天勤奋打坐修炼,你呢,在湖底睡大觉,一睡就是五百年!  陈昌在:  它算是明白了,它重生在了一条睡大觉得懒蛟龙身上!除了体型大没什么本事!  陈昌在郁闷的趴回了湖底,乌龟看着消沉的它,蹭蹭上前,用小短腿戳了戳它道:你怎么了?不上去争回你的地盘么?  陈昌在郁闷的吼道:妖怎么跟仙斗?而且,光说我,你不去争?(吼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哼了两声道:我一只小乌龟,找个小地/摊着就行了,那仙也不会无聊到找我麻烦,倒是你,体积这么大,动一下就能惹到那仙,刚才还去吓唬那两兄妹,要收拾的话那仙绝对先收拾你!  陈昌在咬牙,一爪子抓过乌龟,吼道:要是我被收拾了,绝对拉你一起垫背!(吼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缩在壳里,炸毛道:你坑龟,就只知道欺负修行比你低的!  陈昌在轻哼:弱肉强食,谁叫你比我弱?我不欺负你欺负谁?(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弱肉强食么?水中,不知何时,那男人漂浮在了陈昌在的不远处。  陈昌在一愣,爪子一松,乌龟掉在湖底转了一圈,找准一个方向,就猛然逃窜去了。  陈昌在一看,扭动着腰身,随即跟上。  乌龟大叫:你跟着我干嘛?  陈昌在边回头警惕的看着男人轻松飘逸的紧跟其后,边恶狠狠对着乌龟道:跟着你好到安全的地方啊,就算不到安全的地了,若我就要这样挂了,也好找你垫背啊!(吼吼吼,吼吼吼!)  乌龟欲哭无泪的道:我究竟是怎么惹到你这条恶蛟的!  陈昌在不语,实际上不是它不想语,而是它看见那男人已经快抓到它的尾巴了,它猛的游快了一些,吼道:你快点找到安全的地方啊,那家伙要抓到我了!  乌龟郁闷的道:你是蛟龙啊,蛟龙也是龙,跟着我在水里逃什么了?你腾云啊,从空中逃!机会不是更大么?这湖就这么点大,你体积这么大,在那仙的追踪下,你逃不掉的!  腾云?(吼?)陈昌在疑惑,眼看那男人就要追上它,它咬了咬牙巨大的身躯猛的转了个弯,就往湖面窜去。  一窜窜上了半空。  男人跟着出了水面,轻巧的踩在湖面上,看着腾上半空的蛟龙皱了皱眉,忽而,化身为龙,一缠缠绕在了陈昌在的身上,拉着它跌落回湖中。  这时,陈昌在感受到了一阵巨大的压迫,这压迫是自化龙的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是龙气!  陈昌在的本能这样告诉它,它看向化龙的男子,那是一条巨大的黄金龙,全身闪耀着黄金的光辉,头顶上类似鹿角的龙角晶莹透亮。  这是真的龙神!  陈昌在恍惚的想着,就感受到自己的身躯被黄金龙的尾巴卷起拖着游动在湖中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章  黄金龙拖着陈昌在游到了湖中的木屋前,龙尾一甩,就放开了陈昌在,微微上前全身光芒一闪,就变成了人类男子的模样,站在了木屋的平台前,看呆了陈昌在。  男子回身,看了呆愣的陈昌在一眼,手一扬,陈昌在就感觉鼻子一疼,那男子的手里多了条铁链。  诶?铁链?  陈昌在一愣,动了动鼻子,那铁链响了起来,带动了男子手上的铁链震动。  陈昌在面色一黑,这铁链锁了它的鼻子,这男人是要绑着它!  陈昌在不干了,朝着男子吼道:你想怎样?(吼吼吼?)  男子抿唇,淡漠的看着陈昌在不语。  陈昌在怒了,仰头一吼,扯着锁链,就猛的撞向男子,男子面不改色的看着陈昌在,手轻轻一挥,在木屋外就形成了一层看不见的隔膜,任陈昌在在湖中怎么折腾,怎么凶恶,就是近不了木屋一分,但那铁链又让陈昌在脱离不了。  陈昌在折腾了一阵,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看向木板上的淡然男子,就郁闷了,它和这条黄金龙素不相识,这龙干嘛这样对它?  似是看懂了陈昌在的疑问,男子抿了抿唇,缓缓开口道:即使是蛟,也是一条龙,作为龙都有自己的尊严,看你现在狼狈的样子,你的尊严在哪?卓子墨。  卓子墨?(吼吼?)陈昌在疑惑。  男子一愣,看着陈昌在皱眉:你的名字,从今日起叫卓子墨。

本篇《远古恶蛟 作者:毛鸟》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hwx/61795.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一点不科学 作者:五色龙章(上) 钓到一只鲛人+番外 作者:藻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