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边缘 作者:焦糖冬瓜/donggua1986(上)

2015-04-06
关灯
护眼
字体:[ ]
《夜色邊緣》 作者:焦糖冬瓜  如果命運\可以再從來一次,羅廉絕對不會再想要和菲爾特成為搭檔這個該死的血族竟敢用他出色的外貌,曖昧的言辭外加絕對不懷好意的姿態來騷擾自己!    這個傢伙絕對比炸彈和瘟疫還要恐怖所以,離我遠一點!Dark night 1  昏暗的灯光下,年轻曼妙的身体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似乎他们的思维已经脱离了现实的束缚,神游出狂放的大脑。    吧台上的酒保看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嘴角上噙着一抹悠闲的笑意,偶尔甩动手臂调制几杯颜色诱人的液体,顺势再将酒杯推到倚靠在桌边展露妩媚表情的女人面前,好吧,偶尔也有几个成色不错的年轻男子可供欣赏。    这份工作让他有一种错觉,自己似乎是某个糜烂皇宫中的国王,欣赏着那些沉迷表情的同时,自己的心也正跟着腐朽。    就在此刻,有人敲了敲吧台的桌面。    原本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是听不见其他声音的,但是酒保在那一刻感觉似乎整个世界都寂静无声,除了自己不受控制的心跳,他只能听见眼前的女子垂下身子,发丝摩擦过空气那细微的声响,以及唇角展开笑容将视线拉伸的紧绷声。    晚上好,我是FBI的特别探员莱娜?史宾森,请你告诉我,有一位叫做菲尔特?海辛的VIP客人在哪间房间?    她的声音宛如从黑暗深处涌出的诱惑,酒保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就连所谓的顾客保密原则都忘得一干二净。    楼上右转的第三间房间    谢谢。女子的笑意在那一刻收起,转身的刹那,原本静止的时间似乎在刹那间再次涌动了起来。    酒保呆然地看着她的背影,他以为自己什么样的人间绝色都已经见识过了,但是那个女人不一样。    她的肌肤白皙而冰冷,双眼深邃得似乎要将他的呼吸都带走,最重要的是,当她看着自己时这个世界只剩下了他和她。    嘿!嘿!一个穿着紧身衣哥特式打扮的女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因为伸长手臂,##几乎从那低的可以的衣襟中挤出来。    酒保回过神来,对不起你要什么?    龙舌兰。    酒保微微叹了一口气刚才她说她是FBI探员,一个隶属于政府的调查人员,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容貌和气质?    而此刻,那名女子依旧噙着笑意,不紧不慢地来到了房间门口。    她的听觉比所有人都要敏锐,即便是在那掩盖一切的音乐声中,门那边因为##而急促的喘息对她而言清晰无比。    她伸出指尖,在门把手上轻轻一个拨弄,状似无意,整个把手却从门上坠落下来,与灰色的大理石地面紧密接触,发出心碎的声响。没有丝毫犹豫,推开门,女子走了进去。    整个房间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从彩色玻璃灯罩中折射出的幽暗灯光,就只有一张引人遐思的大床。    ######################  要有耐心,我的孩子。优雅的嗓音是来自地狱的撩拨,此刻你的表情真的太迷人了。    少年的脖颈向后仰去,########################,便被躺在床上的男子一把搂住,缓缓放到身边,手指轻柔地拨弄开他因为汗水而紧贴在额前的发丝。    莱娜,你永远都是不请自来。    这样,才能看到免费的电影。莱娜随意地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长腿交叠,你知道的,人类没办法满足像我们这种生物的###,但是你却总想在他们的身上找到满足感,那只会让你一次又一次地失望。    无论是普通的动物也好,人类也好又或者是我们,床上的男子撑起自己的脑袋,惬意的表情流露出致命的优雅,总是在渴求自己所没有的东西。    好吧,不管怎样,特别探员菲尔特?海辛,组织里已经为你挑选好了新搭档。    是人类吗?菲尔特的指尖掠过怀中少年的眉骨,像是爱怜的安抚,又像是在安抚自己。    当然是。我们需要他们。    如果你是指食物,我承认他们的血液是这世上最美味的东西。但是如果你是指合作他们太脆弱了,就像这样修长的食指在玻璃灯罩上轻轻一个触碰,细微的声响之后,整个灯罩宛如坍塌一般变成散落在猩红色床单边的粉末。    莱娜耸了耸肩膀,我亲爱的亲爱的菲尔特,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六十亿的人类,但是我们却只有不到十万。从某个角度来讲,我们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生物,因为我们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又是最脆弱的,一点点阳光都能要掉我们的命。我们需要和人类合作,就好像人类的世界有他们的规则,我们的世界也有。    一旦平衡被打破,遭受灭顶之灾的永远不会是拥有六十亿庞大基数的人类,而是我们。    没错,菲尔特,既然明白这一点,那你也应该明白自己的责任。莱娜笑了笑,起身,相信我,这一次我给你找到了一个很棒的搭档。    有多棒?像我们一样有快速愈合的能力,无法用肉眼识别的速度,还是将他人思维掌控的魔力?菲尔特的笑容依旧优雅,但却隐隐流露出一丝讽刺的意味。    莱娜没有继续他的话题,只是轻声道,Dr. D,我希望你能和他相处愉快。    Dr.?是哪一种Doctor?医院里救死扶伤的医生,还是验尸房里的法医?菲尔特的笑容更加明显了。    都不是。莱娜走到房间门口,离开时转身一字一句地说,他是那个发明液体银弹的Doctor。    菲尔特的食指擦过自己的下巴,漆黑的玻璃窗上映照出那张俊美得让人窒息的容颜。    原来是Dr. Death很有趣啊    伸手从衣架上扯过自己的外套,随意地搭在肩上,菲尔特回身时看见已经陷入床褥中的少年,他缓缓回到床边,低头在少年的额上一吻,Good night, darling。    推开门,菲尔特走下楼梯,一步一步走过那舞池,他嘴角的笑容平静而淡然,世界似乎被隔绝在那比月光还要纯粹的笑容之外。音乐依旧掩盖一切,但是那些男男女女们却不禁从那片放纵之海中醒过神来,目光如同被狠狠扼住一般,难以自抑地追随着那名男子的身影,直到他隐入CLUB外的那一片黑夜之中。    华盛顿刚下过一场小雪,空气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冰凉的,菲尔特抬起头,望向那一片遥远的星辰,它们闪耀着,那是这世上少有存在时间超过他寿命的东西。    微微闭上眼,菲尔特伸手想要触碰那些从亿万年前散发而出的星光,太遥远了。    我从来不知道吸血鬼也有这样的浪漫情怀。    微扬的声音沿着空气传来,菲尔特缓缓睁开眼,侧过头,月光在他的脸上交织出轻柔的美感。    街道的另一边站着一个男子,他倚靠在路灯灯柱,细微的火光在一片夜色中若隐若现。    然而菲尔特的视觉比普通人类强上不止万倍,那名男子侧脸的曲线,他夹着香烟的动作,甚至于他脖颈处脉搏踊跃的细微起伏在菲尔特的眼中一清二楚。    也许这就是身为血族的悲哀,这世上对于他而言没有所谓朦胧的美感。    男子的指端弹了弹香烟的尾部,烟灰洋洋洒洒而下,一阵风拂过,原本快要熄灭的烟头刹那间嗤啦啦燃烧了起来。    菲尔特愣了愣,因为那小小的火焰映照在男子的眼中,低眉的瞬间,有一种温热的感觉。    你是Dr. D。菲尔特侧过脑袋,耳后那几缕发丝滑落而下,犹如月光倾泻。    我是。男子的唇线抿出张扬的曲线,你也可以叫我Dr. Death,或者Dr. Danger,Dr. Disasster任何你觉得顺口的称呼。    菲尔特扬了扬眉,看着自己的新搭档将烟头弹进路边的垃圾桶里,双手插着风衣口袋,衣摆在湿冷的夜风中摇曳。    并不是只有这些代表负面意义的词汇才会以D开头吧。菲尔特看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年轻人,故意将脑袋探到他的面前,鼻尖在距离对方不到两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似笑非笑道,你比我想象中要年轻许多,罗廉?D。    外表是最不可信的。罗廉也笑了起来,毫不避讳地也将自己的脑袋靠向向菲尔特,作为一个吸血鬼,你应该比我更理解这个事实。  作者有话要说:那个user.qzone.qq.com/1256557314是我的空间,欢迎大家来转转。Dark night 2  菲尔特莞尔一笑,伸手点住罗廉的鼻尖,不动声色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为什么我不能阅读你的思维?    哦?罗廉转过身去,朝着被路灯装点的街道深处走去,大概是因为我在自己的脑袋里装了点东西吧。    很有趣,是什么东西呢?几乎一瞬间而已,菲尔特已经来到了罗廉的身后,瞬间移动并没有耗费他太多的力气,他的神色悠闲。    这是秘密。罗廉用食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就是那只手指,刚才还夹着烟,掠过的瞬间,烟草的味道在冰冷的空气中洋溢开来。    我闻到了血的味道。菲尔特修长的手指在空气中缓缓滑过,仿佛正在爱 抚那无形的夜风。    因为,今晚我们将有第一个任务。罗廉挥了挥手臂,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两个人坐进车里,他将自己的手机扔给菲尔特,金棕榈大道221号,我的手机短信里是这件案子的基本信息。    菲尔特的目光扫过手机屏幕,随即将双腿交叠,即便是在狭窄的车厢里,还是一副贵族模样,我感兴趣的不是这起案子,而是什么能让拥有三个博士头衔并且发明了液体银弹的罗廉?D甘心离开实验室来为FBI效命呢?  由始至终,罗廉的脸都是朝着车窗玻璃,黑夜反射出他上扬的嘴角,仿佛是在刻意模仿菲尔特的语调,他的每一个音节都拖长,低沉却不难听出讽刺的意味,因为我的实验基金来自联邦政府,所以我的金主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撒谎。菲尔特伏在他的耳边,调笑道。    特别探员菲尔特?海辛,我的上司给过我许多你的资料,你曾经有十二名搭档,其中有三名因公殉职,五名被你转变成了你的同类,其余的四名因为与你发生了性 关系而被调离,罗廉转过头来,鼻尖扫过菲尔特的额头,你不喜欢同普通人类搭档,也许是因为你觉得我们太脆弱太不堪一击,也许是因为你更喜欢独来独往    然后呢?菲尔特将倾斜的身子直了回去,只是微微侧着脑袋,用一种观察者的神态望着自己的新搭档。    我只想说,第一,我不是废物。第二,我们两互不干涉对方的事情,所以工作以外的时候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同时也不要来打扰我。罗廉说完之后再次将脑袋转向玻璃窗。    菲尔特注视了他两秒,随即呵呵笑了起来,你为什么不看我,D博士?    因为你的脸很迷人。罗廉撇了撇嘴。    我喜欢你的诚实。    这和诚实没有关系,罗廉抱着胳膊侧过脑袋来,无论你心中有什么想法,或者你极度厌恶讨厌我,你可以在我出危险的时候不要管我,但是不要用你那张脸来引诱我。    这个要求很有趣。菲尔特看着罗廉,嘴上抿起一抹笑意,不过你的金主没给你派车吗?D博士。    我的车被送去维修了。没等菲尔特说什么,出租车已经停在了金棕榈大街,不远处的白色小别墅外是一圈黄色的隔离带。罗廉利落地将车门打开,丝毫不理会身后的搭档,朝着已经在别墅门口等待多时的警长走去。    你好警长,我是特别探员罗廉?D,这位是我的搭档特别探员菲尔特?海辛。罗廉随意地指了指身后,果不其然,警长在看到菲尔特的瞬间,呆愣在原处。    嘴上扯开大大的笑容,罗廉用肩膀撞了撞菲尔特,你还真是魅力无极限啊。    菲尔特默然不语,只是望着搭档耸起的眉毛,因为侧过脑袋而展露的脖颈曲线,霎时间血液鲜甜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咕噜,菲尔特自嘲地笑了笑,也许自己太久没有进食了,竟然只不过是闻到这个家伙透过肌肤散发出来的味道,就觉得有些饿了。    罗廉一把拽过警长,朝着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聊上两句案情,比如说被害人的背景之类的,但是菲尔特知道,罗廉只是想借由谈话帮助警长恢复神智而已。    作为一个血族,魅人心智的外表也是狩猎的工具之一。    只不过有人被他捕获了,有人还不曾有机会见到他。    来到楼上的主卧,整个房间看起来干净而整洁,没有挣扎打斗的痕迹,甚至没有一丝血迹,这个房间丝毫没有命案现场的感觉。    微凉的夜风将轻薄的窗帘托起,此起彼伏。床头桌上的照片折射出森冷的光,照片上那张灿烂的笑脸已经是昨天的事情了。    罗廉抬起头来,望向天花板,眉毛缓缓皱了起来。    我想我应该这样来介绍我们俩。他侧过头来,不自然对上菲尔特的目光,我是特别探员穆德,我身边的是可爱的斯卡丽,欢迎来到X档案。    菲尔特莞尔一笑,依旧什么都没有说。    天花板上,一个女子被钉在墙面里。她的双目安详,脸上的表情似乎是被自己心爱的人拥抱着一般完满,水蓝色的丝质睡衣服帖地衬在她的身上。    这一点都不像凶案,反而像是镜中的另一个梦幻世界。    像她这样几乎被嵌在墙里面,警长抬着头,忍不住吞咽着口水,骨头应该都碎了吧为什么一滴血都没有流下来呢    罗廉斜过眼睛望向菲尔特,对方的唇线依旧保持着完美的弧线。    当然是因为血液被吸血鬼吸干了,当然这样的话罗廉只会放在心里想想,不会说出口。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凶手到底是怎样将尸体钉入天花板的?这里没有梯子移动的痕迹就算有梯子,凶手的力量也太恐怖了警长一直摇着头,随即望向罗廉,你们FBI会经常碰见这样的案子吗?    不经常。罗廉的下巴扬起,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幅无框眼镜,他沿着床边缓慢地移动着,目光巡视天花板上的蛛丝马迹,手指不时拨弄着自己的下唇。    菲尔特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空气中那种血液的甜香再次弥漫开来,那不是尸体的血液,因为血族对于死人的血液是没有丝毫欲 望的,那个味道是从罗廉身上散发出来的,菲尔特很确定,特别是他在那一刻竟然很想要狠狠咬上罗廉的下唇,甚至于只是幻想那血液流进自己口腔的感觉,就让他蠢蠢欲动。    不能再呆下去了。菲尔特转身离开了那间卧室,瞬间移动到了别墅之外。    虫鸣混合着青草与泥土的味道让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嘿,我亲爱的搭档,你怎么了?别告诉我死人的血液也能令你兴 奋!    菲尔特仰起头来,便看见罗廉趴在主卧的阳台上俯视着自己。    即便是在黑夜中,菲尔特发觉自己的视线也能清晰无误地描绘出对方眼角的笑纹,睫毛的轻颤,他发觉那并不仅仅是对于食物的渴求,你说呢?    喔罗廉摊了摊手,我的研究结果告诉我,死人的血液因为细胞失去活力而会散发出一种味道,这种味道会刺激你身体里某种酶的分泌,这种酶会让你彻底丧失食欲。    所以让我感受到饥饿的,当然不是那具死尸。菲尔特伸手缓缓拨开自己额前的乱发,他知道自己怎样能够引诱猎物,尽管他知道自己不该引诱他可是,那是他的本能,特别是在饥饿的时候。    罗廉望着菲尔特的眼睛,嘴角的笑意浅浅隐没,我说过,不要引诱我。然后丝毫没有留恋一般转过身去。    夜空下的菲尔特淡然一笑。    转身回到房间里,罗廉拍了拍警长的肩膀道:明天早上会有一个名叫梅兰尼?爱德华的女士来带走这具尸体并且检验现场,希望警长你能够继续提供帮助。    那是自然的。警长点了点头,可是你们确定能够找到做出这一切的凶手吗?    罗廉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说了一句:明天见,警长。    走到楼下,便看见依旧伫立在远处的菲尔特,罗廉没多做寒暄,直接走到了他的身边,两人朝着主路上走去,嘿,你确定这是你的同类做的吗?    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    好吧,我确实在生气,所以同样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再做一次。    什么事情?菲尔特停下脚步,等待罗廉回过头来。    冷笑了一声,罗廉走到他的面前,下巴再次微微扬起,喉结就这样没有丝毫遮掩地展露在菲尔特的面前,特别探员菲尔特?海辛你听好了,我希望你再也不会用那样的眼神来引诱我,不会试图读懂我的思维,当然你读不到,不会对我使用精神控制,当然这点你也做不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把我看成是你的猎物。    菲尔特并没有生气,只是走过罗廉的身边,恩,我现在很相信你是研究血族的专家了。  Dark night 3  那么,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这个案子到底是不是你的同类干的?    菲尔特面对罗廉的问题发出了一声轻笑,你刚才戴着眼镜观察了那么久不是已经找到了答案了吗?而且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我以为科学家一向都很有求知欲。    哈,罗廉耸了耸肩膀,如果是连环凶杀案,那么应该交给BAU的同僚们;如果真是外星人干的,那么我会去局里问问我们是不是真的有X档案部,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闲逛,实验室里还有一大堆的实验结果等待分析。    菲尔特既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看着他。    那就是说你没有否认咯。罗廉伸出手腕来看了看表,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日出了。要留下来欣赏吗?    很抱歉,虽然知道日出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之一,可惜我的本能让我无法欣赏。菲尔特倾下身体,嘴唇离罗廉很近,没有温度的气息就这样掠过罗廉的唇缝,于是罗廉向后仰去,避开菲尔特,我想我要躲回到我的公寓里去了,明晚见。    菲尔特潇洒地转身离去,留下罗廉在原处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回到实验室,罗廉洗了一个澡,然后便躺进了自己柔软的床中。要知道,他恐怕是唯一一个实验室和自己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的FBI探员。    半个小时之后,黎明到来,日光从窗帘的缝隙中一点一点渗透而入。罗廉皱了皱眉,像个孩子一般拽起一旁的枕头按在自己的脑袋上,想要阻止日光进入他的美梦。    就在此刻,哗啦一声,他的房间门被打开,一个穿着蓝色实验室工作衣的女子依靠在门边,左手抬了抬黑框眼镜,右手顺带按了一下门边的按钮,暗色的窗帘从两边汇拢,整个房间顿时暗淡下来。    谢啦,梅兰尼。罗廉将遮在自己脸上的枕头甩开。    哦,哦,哦,我亲爱的D博士,你什么时候能够不要再像个偷懒的孩子?只不过下床到门边来按个按钮而已,你就可以好好享受睡眠了。名叫梅兰尼的女孩撇了撇嘴道。    好吧,不管怎样,过两天我会找个工程队来,把控制窗帘的按钮转移到床边。罗廉不想和她多做交谈。要知道当梅兰尼成为自己研究生的第一天,他还是颇为高兴的,因为这个女孩勤奋而有天赋,能为自己省下不少的烦心事但是另一个烦心事就是,她会像罗廉的妈妈一样教训自己,比如说每天要换内裤啦,在实验室穿过的衣服不许穿进卧室啦,最离谱的是她逼迫他每天早上要吃两个鸡蛋。有一次他为了调查一个案子没有来得及吃完早餐,实验室里的一个研究生竟然就这样扒在窗子上朝着正在开车离开的罗廉大喊,D博士,梅兰尼叫你回来把鸡蛋吃完了再走!

本篇《夜色边缘 作者:焦糖冬瓜/donggua1986(上)》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hwx/6259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九华仙宗 作者:瑞者(一) 和死神同居的日子+番外 作者:起床失败的考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