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Models 作者:云中鹿儿

2014-10-06
关灯
护眼
字体:[ ]
文案Models夜晚蛰伏于金碧辉煌的顶级商厦白天驰骋于广阔无垠的宇宙星际普通的学生意外的邂逅意外的车祸意外的重生在星际,那一幕幕发生的故事。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未来架空搜索关键字:主角:景鳞齐亚 ┃ 配角:尔芽班亦剌容冰夜 ┃ 其它:==================  ☆、初识星系models    璀璨的水晶灯照的眼睛闪闪发光,迷恋于华丽美丽的服饰,景鳞恋恋不舍地坐在帝都玫瑰的金色长椅,不愿意跟着妈妈回家。毫无理由地拒绝温柔妈妈的要求,撒娇地说自己已经是个大人,况且帝都玫瑰离家又不远,自己可以安安全全地回家。  夜渐渐深去,帝都玫瑰的客人一一退去,富丽堂皇的大厅里空落落只剩下景鳞自己。盯着琳琅满目的衣装,穿梭在长长的廊道,欣赏的眼光不觉渐渐被迷醉,闪动的色彩恍惚了她的眼睛,困意袭上脑袋,倒在了地上沉入梦乡。  古色古香的边陲小镇,湿漓漓的雨水浇洒下,敲打得竹叶噗噗点头。一色的画面,染着墨的深浅。白色的墙,深黑色的屋顶,枯枯弱弱的纤草随风摆得无力,连竹叶都是由浅变深的黑墨。  置身江南烟雨的景鳞此时完全懵了,刚才还是恢弘的帝都玫瑰,怎么一转眼来到了灰白的小城。顺着坡面,走下淋湿的灰色石板,怀中抱着一个裹在襁褓中的婴儿,无声无息似是死了一般。耳边的长发飘到了面颊,沾湿后被风贴到脸上。朦朦的雨里,看不到方向,景鳞抱着婴儿一步步前行着。  白色的阳光刺破乌云,忽然猝不及防地射在脸上。景鳞抬手挡住眼睛,阴影中打量眼前。狭窄的街道,低矮的屋檐,滴滴答答,断线泪水般缀成一串珠子。墙根的水坑里,那细碎的铺着黑白两色的石子,静静躺着,没有声息。  走到了街道的尽头,转身是荒郊野外,凋零的树木,委地的杂草,无生气的土堆。身影的晃动,景鳞望去,发现是两个人在打斗。墨色勾勒的眉眼,墨色渲染的黑色发,淡淡点染的衣边,手中挥舞刻有生死的剑。刀剑相接,没有声响;剑没入身躯,没有刺眼的血色。  再转身,墨色的场景已被上了色。街道的房舍,真实的颜色从一点开始向四周扩散。一点点浮现的雨中江南,一点点真实的青墙白瓦。只是墙角的竹,被淋得退却着颜色,没有墨色变得越来越透明。潇湘的泪眼也变得不再清晰,终至于无形。  抬脚,踏上了第一级石板;抬头,街道中央冒出扭动的虫,水一般来的肆虐。没有尖叫,手,被握在另一个人的手里。奔跑,离开。  打在面上的雨,狠狠地刺痛,像是冰雹的力气。身体开始像在飘,随着风无力的游,失去了意识的控制,被抽离了思维的世界。  辉煌的黄色衣裳,闪闪的水晶装饰、明亮安静的眼睛。是回来了,面前的人是谁?高大的体型,尊贵的身影背对着自己。  四下一望,景鳞倒吸了一口凉意十足的寒气。那恭敬立在身边的一个个纤合身材,长睫毛,各色红的嘴唇,一色的面无表的东西,全是帝都玫瑰的models。  而更让景鳞感到害怕的是:每个眼神都在望着那个高贵model的背影。作者有话要说:    ☆、杀戮models(2)    转身的一刹那,景鳞简直要把眼珠子瞪了下来,嘴唇大的几乎可以把鸡蛋完完整整的塞进嘴巴。足足吸口气,景鳞勉强压下心里的震惊,  你是谁?  呵呵,你明明已经知道了,还要问我?俊美的model嘴角缱绻起一个绝美的笑。明明是塑料的模特,怎么笑起来还这么自然?景鳞眼睛骨碌一转,不由得胡思乱想了一会儿。  在想什么?尊贵的model俯身靠近,磁性的声音传到了耳边。  啊?没什么?景鳞装作镇定的样子,勉强扯动脸颊挤出一个微笑。盯着model的脸看了个仔细。长长的黑色假睫毛?蓝色灵灵闪光的的眼睛?红色的唇?白的不像样的两瓣脸蛋,怎么看怎么像是假的。  不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脑子里忽然冒出来这个想法。却又不敢说出口,又不欠你钱,人家凭什么让你摸!景鳞撅嘴抵抵鼻尖,正想作罢。  你又在想什么?他又问自己了。  呃,我,呵呵,没事啊。想到自己置身一大堆models中间就难受。望着尊贵的model天真的问道,  我可以回家了吗?  回家?可以啊不等model说完话,景鳞从地上一跃而起,就要撒开腿跑掉,耳后听见他磁性的声音传来,  如果你可以走出去的话。脚下听话地停下。转身提眉,不情愿地问,  为什么?  呵呵,因为你将是我的人!  什么!景鳞听到从他嘴里突出的话,差点没喷血而死。指着自己的鼻尖吼道,  我我可是男的景鳞结巴地解释完,挠着脑袋继续拒绝,  就算我可以抛开性别不谈,可可你只是个塑料的model,我是人,我们怎么可以凑成一对儿???马上要崩溃掉了!  原来你是介意这个,呵呵,没关系的。我的皮肤和你们人类的是一样的看着景鳞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model扯住他要后撤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脸上,  触手温热的皮肤,软软滑滑,还真和人类没什么差别。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model脸上带着一丝的宠溺,即刻把景鳞的鸡皮疙瘩唤了出来,猛地抽出手后退。  那也不行!  为什么?model不知该如何劝说他,瞪着蓝色澄澈的大眼睛望着他,长长的睫毛节奏的触碰。  你干嘛非得选择我啊?景鳞真的不要接受这种奇怪如故事一般的现实。  光顾帝都玫瑰的客人里,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怎么是最合适?我毛病多了去了!model笑笑,并不在意,红色的唇一张一合地回应,  呵呵,选择标准又不是看谁的毛病最多?谁拥有能欣赏帝都玫瑰衣装那别具一格品位的人,就将成为我的人。model霸气的朝着景鳞轻抬下巴,诠释着强烈的占有欲。  我不同意!,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哪有强迫人家爱上塑料model的,虽然你长得挺帅的,可我是男的好不好。  不同意?不用着急,等时间一长,你会自然而然地爱上我。model还颇为自信。听他这个口吻,难道最后自己真的会想到这里,景鳞的心不由得彻底凉了个冰水化合物急剧向着固体前进。  我带你去个地方。model说这话走到景鳞身边,就要牵手。  我跟着就好,你说吧,去哪里?把两手背在身后,一万个不愿意与这个扬言说自己会爱上的男性model牵手。  Model无语地伸手给他,闭着嘴扯动脸颊的肌肉,佩服的模样。只是刚刚说你会爱上我,这就开始拒绝了,我又不会拿你怎么样。  牵着我的手,你才可以离开这里。笑着解释的尊贵model。  瞪着眼,瞅瞅model那长的别扭到绝美的脸,低头看看他伸过来的白色修长手指。景鳞将信将疑地递过了自己人类的手。  温热的手掌,隐隐约约可以触摸到的手纹,有力的牵引,时光开始在身边流动,化为密集飞动的丝线一般,光华不可胜收。点缀的星光闪烁,转眼间茫茫宇宙的空间,浩瀚无际,却又如履平地。  眩晕的感觉袭来,景鳞忽然想起来自己恐高!!  闭上眼睛大叫:啊!作者有话要说:    ☆、杀戮models(3)    一把被揽入怀里,景鳞惊魂甫定。仰头看见model的俊美脸庞,弯弯的魅惑嘴角。慌忙推开model贴紧的胸膛。  怎么了,是害怕吗?model问道,  我我有些恐高。景鳞感觉丢脸似的支吾着说出。  啊?你脚下就是平地,那有什么高度。model弄不明白。  你都习惯了,当然不会害怕。装作没事的样子,景鳞大着胆子向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看model欣赏的眼光。  走啊,你干吗停在那里?为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景鳞没话找话。  Model跟上脚步,指着远处的一颗闪着紫色的星体,对他说,  那是我的宫殿,画弧伸向最中央的一颗巨大绿色星体,恭敬说道那是天雍宫,住着星系的主宰者命渊神。  哦,景鳞点头记下,  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臣属关系,绿色星体射来一束七彩光,model俯身迎面鞠躬以示虔诚。景鳞的手连带着被model握住,温柔的声音,  景鳞,要和我一样行礼。好有秩序的天际,景鳞低着头侧脸瞧瞧身边的model,自然、亲切而又不失严肃。为什么要这么长的时间?腰都开始累得慌。  见他起身,景鳞长长舒了一口气。  呵呵,景鳞累了?model一如初见时温存的笑脸。鸡皮疙瘩冒上来,汗毛也开始不约而同的直立。景鳞龇着牙难受地笑着抽出被握在model掌中的手。  你为什么要那样恭敬?  因为我是由命渊神一手制造出来的尊贵model王子,他对于我来说至关重要,就像景鳞在我心中的地位一样。又是温柔的眉眼,不是人的家伙就是不同的思维,竟然连同性相爱都不介意。  哼,景鳞不以为然,你这话对小女孩说肯定能感动得她们泪眼蒙蒙,对我说感觉好恶心的。  听他这样回应自己,model生气了,一副被误解的可怜表情,背过身伤心声音,  景鳞,为什么要这样想?在这里,爱人和制造者的地位是同样受到爱护和尊敬的,爱人甚至享有更崇高的目光,为了爱人,是连生命都可以放弃的。  景鳞忽觉有些失礼,咬咬下唇,抬眼道歉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伤害你的,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嗯,model点点头,蓝色的澄澈双瞳如一汪清凉的湖水。继续向前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原谅,即使原谅了,景鳞感觉还是有些歉疚。跟着model的脚印,一路不时望着他宽阔的后背,挺拔的身影。其实和真正的人也没什么两样啊?  漫长的星光闪烁,脚下也是天空的景色,闪烁不停地星体。眼花缭乱的感觉转得脑子有些晕,实在有些难以自控。眼前的景象也开始迷离闪烁。  恍恍惚惚中倒下,伸手想要抓住他却已经太远,想要喊他却发不出声音,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你回头啊,真是的,不要傻傻地走个不停!景鳞实在无语,难道model的承受力那样的弱?但也得分时候啊,是你要带我来这里的,怎么能把我扔到一边不管。  倒在地上,迷迷糊糊中被抱到怀里,睁开眼睛是他。  你还知道回来啊?景鳞埋怨道,  是你傻,倒还来怨我。为什么不喊我?你还好意思说,你何时告诉我你的名字,顶着个尊贵model的名字到处招摇撞骗,也不知道忽悠了多少人。  呵呵,可一路你都没想到问我的名字?  脸皮可真厚,应该是你主动介绍自己才对。  好,那我现在告诉你,可要记下了:我叫齐亚  嗯,齐亚。景鳞点点头,对于自己的眩晕,还是有些疑问,虽然知道自己有恐高症,但这里毕竟是平坦的路。  那我为什么会眩晕呢?  因为在这个model世界里,是需要专门的能量支撑。而你作为一个新的加入者,正是缺少model的能量补充。  那我该怎样获得model能量,感觉像是玩游戏额,不过比那要刺激一万倍。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天际。自己也真的需要那所谓的能量。  Model低头看着还未被发觉的景鳞,暧昧地笑笑,  景鳞不用害怕,我已经给你输送了能量,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你可以正常的适应这里的环境。  哦,那过了这段时间以后呢?毕竟还是要做长远的打算,景鳞仰头问他,  那我就再给你不就好了?model真诚的口吻,  那怎么行呢?你岂不是要耗费很多的能量。齐亚以为他是在心疼自己,倍觉温暖,  不如,你让我回家好了,呵呵。原来是包藏祸心,齐亚不高兴了,板起脸,扬眉低下头,又是强烈占有欲的眼神,  景鳞是不是缺乏能量的支持,要不要我再传输给你一些?  嗯?怎么忽然提这一茬,不是说刚给了能量了吗?  你嗯就是答应了啊,齐亚可爱的笑容,俯身将景鳞放到地上,平躺。  喂,你要干什么?  景鳞不要说话,会妨碍我输送能量哦。乖,闭上眼睛。  为什么?望着齐亚越来越靠近的脸,景鳞猛地将脸扭到一边,可还是没躲过致命的一吻,  唔,时间的定格,那一刹那,惊讶的双眼瞪得老大,齐亚蓝色的澄澈双瞳溢满强势与深情。作者有话要说:    ☆、杀戮models(4)    像是防备敌人一样,敌视地望着那个高贵的model,初吻被他抢去了,景鳞一万个不甘心,总是感觉嘴唇上留有他的味道,眉毛窘得难受。被女孩子吻就算了,关键是一个男性,一时还真的接受不了。  齐亚手持着小汤匙优雅地搅拌白瓷杯里的咖啡,温热的气体升腾,氤氲在杯口。脚步正是朝着自己走来,景鳞忙起身先走一步。  呵呵,看到景鳞狼狈的表情,齐亚不禁失笑。端到嘴边的咖啡小口啜着。听见齐亚笑话自己,景鳞肚子里更是憋了老大口气,恶狠狠的眼睛盯了他一眼。  景鳞,还是好好的,不要耗费太多能量,要不然我又要给你输送能量。  景鳞恨不能啃了他,恼怒地抓起沙发上的书砸向齐亚,被他躲过。  怎么?难道还要杀了我不成?一脸的调戏。景鳞不和他纠缠,逃进了卧室紧锁上门。  喂,开开门啊。齐亚敲门,得不到回应。  景鳞,开开门好不好?不就是亲了你嘛,用得着那样躲着我吗?何况以后还要和我生活在一起,适应的时间还长着呢。  蒙着脑袋,堵住耳朵,不要听齐亚的话。  倚着水晶的门,模糊中瞧见景鳞一袭黑色衣衫倒在白毛毯中央,静静的声音,难道是睡着了?齐亚不费丝毫力气就打开了门,蹑手蹑脚到了床边,轻轻蹲下。仔细瞧着景鳞,白白嫩嫩的脸颊,有些厚的下唇满是亲吻的诱惑。  就你也想阻止我进入我的卧室,呵呵,真是傻得可爱的家伙。嘴角上扬,越看越爱。  挥手一摆,富丽堂皇的宫殿变为流水潺潺的隐秘山间,春日艳阳天,飞鸟划过晴空,繁花似锦,青松翠柏耸立陡崖,各种芳香的花草点缀树下,引得蜂蝶翩翩戏舞。  随手折过一枝醉人草,清扫过景鳞的鼻翼,幽香吸入鼻孔,进入梦中。低头擎起爱人的下巴,深情的目光。

本篇《杀戮Models 作者:云中鹿儿》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hwx/63661.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三夜 作者:asatuki 影之前世今生 作者:色夜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