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是这样的师兄(下)+番外全本完结—— by:若白衣

2021-09-13
关灯
护眼
字体:[ ]

 

 
  生平以来,谢云冥还是第一次尝试这样的做法。
  他从不给别人喂招,最多也就是言语上面的指点。
  楚衍是个例外。
  今后也是。
  “噌——!”
  剑光几乎是在片刻之间,侵袭碰撞到了一起。
  楚衍捏紧手中的剑柄,感到从所未有的吃力。他的身前仿佛是另外一道天堑,并且撼动不了丝毫。
  天悯剑也没了那股凶狠之气,平和的与寻常没有两样。
  与他师兄谢云冥交手的这一剑,和方才与那名九岳门亲传弟子交手的那一剑,感觉完全不一样。
  先前的那一剑,楚衍只感受到了酣畅淋漓的快意,而没有丝毫阻力。
  可此时,阻碍他的力量十分强大。
  就在楚衍以为他的撼动不了谢云冥的时候——
  谢云冥动了。
  他手中那把囚龙剑的剑刃上淬上了灵力,一层淡淡的白霜顺着剑锋凝结出一朵优雅的霜花来,又在顷刻间被激荡的灵力毁去。
  饱含杀意的剑气没有伤到先前之人分毫,反而如水流一般散开来。
  谢云冥拿剑的动作是朝后退去的,让出了一个能够支撑楚衍继续进攻的空间来。
  楚衍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回神过来。
  他师兄在给他放水了!
  就在刚刚!
  “当——!”
  又是一剑。
  楚衍用了比上一次还要多的灵力,谢云冥的身形依旧纹丝不动,时间一直持续到楚衍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了,谢云冥才会有所动作,卸下他的力道,将灵力的流转引向另外一式的剑宗剑法。
  不知不觉中,楚衍挥剑的速度越来越快,出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在他和谢云冥两人之间的比试之中,他甚至逐渐能够跟上谢云冥出招的步伐了。
  不过谢云冥到底还是没有使出全力就是了,他一个出窍期修为,和筑基期修为的师弟比试,自然也是要把修为压制在筑基期,对楚衍才算公平。
  正所谓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这场比试中,能看明白的,大概也就只有同样是剑宗出身的那一群剑修弟子了!
  *
  故而此刻,在观众席上,因楚衍和谢云冥两人的比试引发的热议狂潮。
  以剑宗弟子所在的方向为中心,人潮逐渐多了起来。
  围在剑宗弟子周围的,大多数都是书肆里书童模样打扮的人,他们一边用目光殷殷的盯着剑宗弟子,开口问着什么问题,一边拿着根羽毛笔在小本本上奋笔疾书。
  “在我们看来,现在首座师兄和小师弟比试的情况。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刀光剑影,你来我往,但实际上根本就是在——就是在,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就是在你来一招我送一招,招式之中不掺杂任何的杀气,也没有过多的想要打败对方的意愿。”
  “实在是J.彩,非常的J.彩。别说,我们剑宗弟子也觉得十分J.彩。这场比赛怎么能说是我们首座师兄放水呢?这是情难以自禁罢了。听说你们还都是写书的,能不能体谅一下呀?”
  “就是别那么较真嘛,差不多就行了。哎,这场比试你们可一定得写出来啊。”
  “要是真的打起来谁能赢?这还用说吗,肯定是小师弟,我们首座师兄他肯定舍不得下狠手。”
  “小师弟的剑法都是首座师兄教的,他们两人又都是冰灵根,剑气都相似,难舍难分啊。”
  “对啊,小师弟就是首座师兄养大的。啊?你说有没有童养媳,这倒没有这回事,这哪能呢!不过小师弟就是我们首座师兄亲自带回山门的。”
  “平日里他们都黏在一块,一块修闭关炼,一块下山……”
  “……”
  剑宗弟子明明只有百来余人,可谈论谢云冥和楚衍的比比皆是,愣是弄出了“剑宗弟子”占据了大半个观众席的架势。
  在这些嘈杂的议论声之中,付江烨收回自己打量的视线,垂下的眼眸敛去那藏于眼底的厌恶。
  看起来真是一副好大的阵仗啊。
  付江烨蠢角弯起的弧度,是恰到好处的温和笑容,一言一行都保持着一个进退有度的九岳门大师兄的皮R;。
  但付江烨尤其觉得这次的扮演,让他愈发没有耐心起来。
  本以为能有大作用的师弟江梓如今一文不值,不仅没有拿到楚家少主的血,还被楚家少主重伤。
  他费尽了多少J.力和心血养出一个听话的金丹期修为的江梓?
  却连筑基期剑修的一个照面都打不过——
  他真是养了一个废物。

本篇《竟然是这样的师兄(下)+番外全本完结—— by:若白衣》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hwx/96004.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竟然是这样的师兄(上)+番外全本完结—— by:若白衣 废才不废了+番外全本完结—— by:竹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