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风吟(下)+番外全本完结—— by:徐一念

2021-09-14
关灯
护眼
字体:[ ]

 的人迫不及待的想跟人聊聊天说说话,围着季风好奇得不行。

  “凡人总是对自己掂量不清,有点本事就敢来惘极境。”
  “是咱们被关太久了,世人都忘记我们原本的模样了。”
  “你什么样,你自己记得么,吾乃墮世九尾,凡人,好好看看本尊。”
  季风应着声音来源回头,猛地就对上一张妖异丑陋的脸,有着狐狸的尖耳凸喙,一双眼只有空O的黑暗,多看几眼就能被摄走魂魄。
  季风一挥骨扇,打散了那团贴在他面上的黑气,
  一阵尖锐的笑声又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墮世九尾不也跟我们一样都是魔么,你别吓他,吓破了胆就不好吃了。”
  “好不容易来个人,总要先玩够了再吃啊呵呵呵。”
  季风:“……”
  谁要跟你们玩。
  “咱们来看看,这个小屁孩有什么资本独闯惘极境,修为么,想必不低。”
  季风心里是抗拒的,想跑,但是识海被封也能感觉到周遭的魔气聚集已经将他团团包裹。
  那些声音并非自说自话,说完季风就感觉到厉风乍起,那些在他耳边低语的声音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四面八方奔腾而来的煞气,那样子简直是把他当做什么天赋绝伦少年飞升的大能,拿出七成力量来试探他独闯惘极境的底气。
  季风心里简直遇哭无泪,徒劳的抬手格挡。
  下一秒,接二连三的撕裂感从他身上略过,如同第一次一样,短到不可捕捉的一瞬,就被那道白光抵消。
  季风活动了一下肩,骤然面对洪水般的魔气侵袭,就算是被抵消了也不能可能毫无影响,全身上下如同被钉满了钉子,蚀骨销魂。
  剧烈疼痛的瞬间他脑子里闪过一丝杂念,风银是给他画了多少道符印啊,他还没原地去死呢。
  不管画了多少道,他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嗯?”先前放肆的笑声此时多了些疑惑,“一个普通人?”
  “有备而来。”
  “若木之花在他身上?”
  空气短暂地窒息一阵,随即季风感觉到这群妖魔好像更加兴奋了,像是在一起狂舞,“若木之花被封印了,哈哈哈哈难怪啊难怪。”
  “没了若木之花的制衡,神火台开始出现异动,大量的邪气喷发,外围那些低等的小妖小鬼都能冲破禁制了,赤乌凰苏醒撕裂结界,指日可待。”
  “愚蠢至极的凡人,你们亲手消灭了阆风人,如今这世上,再无人可保你们,哈哈哈哈——”
  季风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他识海里数不清的声音正经历一轮前所未有的躁动,好像冲破结界那一刻下一秒就要来了似的。
  对于季风来说是个好机会,季风抓住空隙,探手伸进乾坤袋,摸出一颗镇魔珠放在空中,用九骨钦墨之力将它刺破,周遭气场一下子发生变化,群魔还沉浸在狂欢中,一时不察,被轰然震得稳不住身形,一把散开成雾。
  耳边嘈杂得声音一时消减下去,季风不等他们重新聚拢,抓起骨扇抵在前方为他开路,火速离开原地。
  那些声音的来源见季风跑了也不急,像是有意要逗逗猎物,不急不缓地跟幽魅一样跟在他后面。
  那个自称墮世九尾的声音响起:“小鬼,你若是往后跑还算是聪明,你若往前,哈哈哈哈,那就是自寻死路!”
  “你大爷,我就是来找死的!”
  季风在风中扬了句,其实心里知道,惘极境一共有十层结界,一层比一层强悍,他即便能打开结界,这一路疯了似的废气也不会让他安全的过去。
  必须想个办法——
  对了,神火台。
  季风脑子里闪过这个词,他想起来了,季之庭跟他说过,阆风人镇压惘极境连接了三座祭台,昆仑台和南屏城是他们自己造的,但神火台是自惘极境存在开始就一直有的,底下不知是蕴藏了何等力量,千百年从未停歇过释放邪气,就是那些妖魔鬼怪的上佳养料,被阆风人连接了另外两座祭台,相互制衡,反而能将这个至邪之地镇压。
  兴许那个地方是一个突破口。
  只有一个问题,神火台在哪里?
  别说季风,这个问题抛给天垣修界,有谁能解?或许阆风人能知道,可现在也无从询问。
  惘极境独占天垣西境九成之阔,十层结界,神火台会在哪里,难道要他一层一层的找?
  根本不可能。
  “小鬼想找神火台吗?”墮世九尾的笑声又在他耳边应该说是识海响起,“我们可以带路啊,呵呵。”
  季风尽量不理会识海里的声音,否则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完全被C.控。

本篇《且听风吟(下)+番外全本完结—— by:徐一念》

文文的核心词汇是

分享网址:/bookall/xhwx/96031.html,喜欢可以复制发给朋友哦

喜欢( ) 加入书架
且听风吟(上)+番外全本完结—— by:徐一念 救错死对头后我重生了+番外全本完结—— by:格巫咕